字体-
字体+

    “你要是不想罚站,就乖乖的交代清楚,你去z市做什么?跟什么人去的?这两天睡在哪里?那个说要娶你的人是谁?”

    严承池将杂志丢到茶几上,修长的双腿交叠起来,挑眉看向自己的宝贝女儿。

    妖冶的子瞳,透着冷鸷的幽光,仿佛一切的谎言,都无法在他的面前遁形。

    严舒茉小心脏一抽,连装可怜都忘了,瞪大了眼睛,眼底全是错愕。

    回过神,连忙藏起眼底的狡黠,蹭到严承池面前。

    “爸爸,我冤枉,真的是哥哥让我去z市出差的……”

    “z市有严家的别墅,我刚才已经打电话确认过了,这两天,别墅都没有人去住过,你住在哪里?”严承池冷不丁的启唇,打断了她的话。

    严舒茉:“……”

    她嫌别墅太大,一个人住害怕,所以宁可住酒店,这个理由可以咩?

    严舒茉看着明显糊弄不过去的严承池,急得快火烧眉毛了。

    难不成真的要供出白臣亚?

    “爸,我回来了。”

    就在严舒茉一筹莫展的时候,严舒瀚挺拔的身影,从客厅外迈了进来。

    他的手上,还拿着几份文件,踱步就走到沙发前,放到严承池的面前。

    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先扭头看向了自己古灵精怪的妹妹,见她捏着耳朵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俊不禁。

    “哥哥,你有没有同情心,居然笑我?”严舒茉一看见自己的哥哥,就像是看见救星,扑上去,就抱住他的大腿。

    “哥,你快跟爸爸说,是你让我去z市出差的,我消失了两天,全是为了工作,才不是跟谁私会。”

    严舒茉一边说着,一边拼命的朝着严舒瀚使眼色。

    “……”严舒瀚看着将事情都推到他身上的妹妹,无奈的伸手扶额。

    可对上她苍白的小脸蛋,又狠不下心不救她。

    伸手就将她拉到自己身边,护在身后,才扭头看向严承池。

    “爸,茉茉去z市,确实是我的意思,前段时间方伟的事情闹的很大,当时跟茉茉一起的实习生白臣亚辞职了,只有茉茉留在投资部太过显眼,我就找了个理由,让她到外面散散心,走的太突然,我也忘了跟家里报备。”

    “……”

    “桌子上的文件,全是这几天z市的合作案,都是茉茉在跟进,我刚刚拿到合约,正准备回来夸夸她,没想到爸爸比我快了一步。”

    严舒瀚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

    他的话落,严承池就伸手翻了翻面前的合约。

    瞥见全是来自z市的合作案,面容稍霁。

    “安排茉茉到别墅里住的人也是你?”严承池合上合约,往沙发上一靠,慢悠悠的问道。

    一听见这话,严舒茉的神经顿时就绷紧了!

    她没住在严家的别墅,严承池是知道的,他这句话,是在诈哥哥!

    要是她哥哥说是……

    严舒茉身体一僵,眼珠子都快不会动了,拼命的朝着严舒瀚暗示。

    可偏偏,她的好哥哥就是不看她……

    径直的看着严承池,就开口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