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承池低沉的声音,蓦地从电话那头传来。

    严舒茉手一抖,手机差点从掌心掉出去!

    错愕的瞪大了眼睛,将手机从耳边移开,瞥了一眼来电显示。

    瞥见“爸爸”两个字,身体一下就僵硬了。

    “爸爸,误会,绝对是误会,我刚才只是在念电视剧台词,没有人要娶我,也没有人敢娶我呀……”严舒茉越说越小声。

    她心虚。

    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就怕被严承池察觉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你在看电视?可我怎么听见旁边有车子的声音。”严承池冷漠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严舒茉神经一凛!

    连忙伸手捂住了手机,贴到耳边。

    “我刚才是在看电视,只不过现在已经不看了,我在路上……”严舒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她为什么要有一个这么厉害的爸爸?

    说谎都不敢在他的面前,一个眼神就会吓得乖乖认了。

    “你哥说你在公司。”严承池蓦地问道。

    “对,我是在公司,刚刚才出来的。”严舒茉连忙应道。

    她两天没回家,全靠哥哥挡着。

    这个时候,哥哥说什么都是对的!

    “是吗?可为什么我让你查你的手机定位,你现在的位置,显示在z市。”严承池慢悠悠的补上一句。

    语气顿时就沉了下来。

    严舒茉:“……”!!

    她可是亲生的闺女,不带这么玩的,居然套她的话。

    “爸爸,你听我解释,我是在z市的分公司,是哥哥让我过来出差的,我刚忙完工作,准备回家,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哥哥,他肯定不会说谎。”

    严舒茉狡黠的大眼睛一提溜,忙不迭的开口。

    要是被爸爸发现她偷偷溜出来,两天都没有回家过夜,她就死定了!

    “爸爸,车子要进加油站了,不能打电话了,我慢点到家了再说……”严舒茉说着,连忙将电话给挂了。

    迅速的翻开通讯录,给严舒瀚发求救短信。

    -

    严家庄园。

    客厅里,气压低沉。

    佣人们都躲得远远的,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靠近客厅。

    奢华的真皮沙发上,严承池斜靠在沙发上,单手支着头,手上还拿着一本财经杂志,在漫不经心的翻阅着。

    轮廓完美的脸庞上,看不出喜怒。

    他面前,一抹娇小的身影,正可怜兮兮的站着,双手捏着耳朵,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爸爸,我知道错了……”

    回应她的,只有一片静谧。

    严承池手指一动,将财经杂志又翻了一页,薄唇却抿着,没有要开口的打算。

    严舒茉只能继续罚站。

    半响,她站得腿都开始酸了,忍不住朝着周围看,想要找夏长悦。

    这个时候,只有妈妈能救她了……

    “别看了,你妈要拍摄的新剧今天开机,她去剧组的发布会了,不在家。”严承池捕捉到她的眼神,合上杂志,慢条斯理的启唇。

    严舒茉:“……”!!

    所以,他是故意挑妈妈不在的时候,虐待她咩?

    说好要当一辈子的贴心小棉袄,你却偷偷变了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