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白臣亚不在,那她先下去跟白夫人打声招呼好了。

    要是他没有空送她回去,她可以自己回去的。

    严舒茉打定了主意,才跟着管家,朝着餐厅走过去。

    刚走到餐厅门口,就看见了正在吩咐佣人布菜的白夫人。

    “粥先盛好,一会儿温了,茉茉正好入口。”

    “让厨房做先清淡可口的小菜出来,我看她昨天吃了不少,应该是很喜欢。”

    “对了,补身子的汤,熬好了吗……”

    严舒茉刚走到门口,就愣住了。

    看着白夫人坐在轮椅上,还在不停张罗她喜欢吃的菜,心里微微一动。

    那种感觉,就像是回到家,她的妈妈在照顾她。

    “茉茉,醒了?”白夫人回过头,看见站在门口的严舒茉立时让管家推着她上前,伸手握住严舒茉的手。

    一脸的笑意。

    “昨天晚上是不是累坏了?都怪臣亚,我已经帮你教训过他了。”

    “……”严舒茉对上她戏谑的双眸,身体变得僵硬。

    他们真的只是盖着棉被睡觉,没有做羞羞的事情,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相信……

    “妈。”就在严舒茉就快招架不住的时候,白臣亚颀长的身影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刚从外面回来,身上还穿着黑色的风衣,长款的风衣将他挺拔的身形,衬托的万分高大。

    飞扬的短发,五官完美,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却带着说不出的强势霸道。

    严舒茉想到昨天三儿问她,白臣亚帅不帅……

    她当时忘了回答,可现在看着他一步步的朝着她走过来,严舒茉的心跳莫名的加快。

    严家最不缺的就是帅哥,随便拎出去一个,都是天怒人怨的极品。

    她以为她对帅哥已经麻木了,可不知道是不是昨天三儿的那个问题,看见白臣亚走到面前,她的脸居然不争气的红了……

    “茉茉,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不舒服?”白臣亚停在她面前,担忧的伸手摸上了她的额头。

    严舒茉立时往后缩,飞快的摇头。

    “我没事,就是有点热。”严舒茉抬手就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她刚才居然在肖想白臣亚……

    都怪三儿,没个正经,连带着,把她也教坏了。

    “都别站着了,快进来坐下吃饭,我让厨房做了你们爱吃的,你们多吃点。”白夫人招呼道。

    白臣亚敛起眸,伸手就牵过严舒茉,将她带到椅子前,替她拉开椅子让她坐下,才顺势坐到她身边。

    “妈,你别一定盯着茉茉,她容易害羞。”

    严舒茉:“……”!!

    她本来不害羞的,被他这么一说,她想要不害羞都不行了!

    “臣亚,我不许你欺负茉茉。”白夫人听出了白臣亚的戏谑,立马就护着茉茉。

    等他们开始吃饭,才重新开口。

    “那个,事情是这样子的,我跟你爸爸商量过了,我们都觉得既然你们彼此喜欢,不如就挑个合适的时间,双方的家长见个面,讨论一下你们的婚事。”

    “咳咳——”

    白夫人的话落,严舒茉就被嘴里的粥给呛到了。

    咳得小脸通红,差点没被噎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