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茉有了目标,重新划开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然后就抱着手机巴巴的等着。

    过了一分钟,还不见回复,着急的将手机拿出来,盯着屏幕看。

    难道是越洋短信,信号比较差?

    严舒茉正郁闷着,准备直接打电话过去,就发现自己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

    她连忙点开。

    邪气万分的字句,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严舒茉:“……”

    还能愉快的聊天吗?

    她还没有弄明白自己是不是喜欢白臣亚呢,就让她分手。

    好歹先回答她的问题!

    严舒茉咬了咬唇,又将自己的问题重新发了一遍。

    “嘀嘀!”这一次,短信回复的非常快。

    严舒茉怀揣着紧张的心情,打开了短信。

    方法后面,就没有了。

    严舒茉咽了咽口水,虚心的请教。

    严舒茉:“……”!!

    扑、扑倒白臣亚……

    严舒茉一下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猛地咳了起来。

    将手机一下扣到了自己的肚子上,回过神,正准备将短信删掉,被子突然被人掀开了。

    白臣亚就站在床边,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挑了挑眉。

    她在跟谁说话,脸这么红?

    白臣亚的目光落到她的手机上,刚要去拿,严舒茉已经飞快的将手机压到了自己的屁股下面。

    “你的电话聊完吗?你爸爸说了什么?”

    “……”

    “我没有打探你的意思,我只是太困了,没有什么事,我先睡了。”严舒茉手指挪到自己的手机上,想也不想的按了关机键。

    她刚才是脑子抽了,才会问三儿。

    严舒茉翻了个身,努力的让自己忘了短信上的内容,可是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那行字……

    她刚才差点就跟白臣亚擦枪走火了,所以,算是喜欢吗?

    要不是他爸爸突然打电话过来……

    严舒茉想到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又想到手机里的短信,整个人像是煮熟的虾米,红彤彤的。

    “茉茉,过来一点。”白臣亚看着她缩成一团的身体,薄唇微启。

    “不过。”严舒茉正紧张着,听他的声音,更紧张了,越发的往旁边挪。

    瞥见白臣亚朝着她伸出手,以为他想要抱她,直接往后退。

    “小心!”白臣亚看着滚到床边的人儿,蓦地出声提醒。

    “砰——”

    严舒茉还没反应过来,就连人带被子,摔到了地板上。

    “好痛!”

    “摔到哪里了?”白臣亚迅速的走到她身边,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严舒茉看着他的脸,脑海里,又飘过短信上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