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可要是不喜欢,她看见他抱着罗吉欣,为什么心里那么难受?

    她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

    “白臣亚,你先放开我。”严舒茉被他抱在怀里,男人结实的胸膛,温度滚烫,像是要将她吃了。

    天生敏锐的危险神经,在提醒着她,要尽快躲起来。

    “不放!”白臣亚霸气的启唇,低头就堵住了她的唇。

    她在犹豫,就证明她的心里不是没有他的。

    那他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先吃干抹净,再打着负责的旗号跟她回家见她的家人。

    只要征得她父母的同意,他们就马上结婚!

    “唔!”严舒茉的话,全都被堵住了嘴里。

    男人强势的将她按到床上,伸手就开始扯她的衣服。

    严舒茉什么经验都没有,伸手又推不开白臣亚,只能任由他欺负,气急的张口就咬他!

    房间里温度越来越高……

    衣服散落在地上,身上的凉意,终于让严舒茉感觉到不安。

    “白臣亚……”

    “茉茉,看着我,不要怕。”白臣亚低头,深情的看着怀里的人儿,轻轻的从她的眉眼,吻到了她的鼻尖……

    刚想要更进一步,床头的手机突然就响了。

    就像是安静的午夜里,突然响起的门铃声,一下就让迷离的严舒茉回过神,用力的推开了身上的男人,伸手扯过被子,将自己裹起来。

    白臣亚:“……”!!

    三番几次被电话打断,他下次准备拐骗她之前,是不是得先将手机都给丢出去?!

    白臣亚恶狠狠的瞪向了自己的手机,瞥见上面的来电显示,脸色却一瞬间恢复冷静,伸手抓过手机,就将电话接了起来。

    “爸。”

    简单的一个字,也让严舒茉愣住了。

    脑子里,蓦地闪过罗吉欣今天在宴会上说的话。

    他爸爸没有出席宴会,是因为不认可她的身份。

    那他现在打电话过来……

    严舒茉看向了白臣亚,白臣亚却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才拿着手机,提步朝着阳台走过去。

    严舒茉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才猛地回过神,想起刚才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电话,她就要跟白臣亚做羞羞的事情,小脸顿时变得滚烫。

    连忙卷着被子,就爬下床,伸手将地上的睡衣捡起来,传回身上。

    然后重新钻回被窝里。

    强迫自己什么都不许想,闭上眼睛就准备睡觉。

    可脑海里,却不断的回响着白臣亚刚才问她的问题。

    她一点都不喜欢他吗……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

    严舒茉歪着小脑袋,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想明白,钻出被窝,从床头上拿过自己的手机。

    刚准备问严舒瀚,想了想,又抱住手机不动。

    要是让哥哥知道她有喜欢的人,一定会告诉爸爸的……

    不行,她得换一个人问。

    可是爸爸不能问,哥哥不能问,美丽叔叔不能问,就连易叔叔也不能问……

    严舒茉扳着手指头一个个的数过去,最后就只剩下……有了!

    就问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