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哗——”周围的宾客彻底了。

    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眼里全是惊艳和羡慕!

    罗吉欣瞪直了眼睛,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脏像是被人狠狠的掐着,疼的喘不过气。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她故意的设计没有让严舒茉在人前出丑,反而看着她在自己的眼前大放异彩……

    关键是,严舒茉的表现,太出色。

    出色到,让她这个众人眼中的才女,都相形失色……

    罗吉欣扭头看向周围的人,从来只要她一露面,大家的关注点都会在她的身上,可是现在……

    没有人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她,严舒茉一出现,她就成了背景板,还是没有半点存在感的那种!

    她的脸色发青,嫉妒的要发狂,恨不得冲上前,将严舒茉从白臣亚的怀里扯出来……

    “严舒茉真的是贫民女吗?我怎么觉得她看着好高贵,跟白少爷好般配呀……”

    “何止是般配,简直是天生一对!”

    “我之前还觉得罗吉欣长得漂亮,又有才华,可是现在一跟严舒茉比,突然发现她也就是一般般,居然还敢自称是才女……”

    “看来白少爷不喜欢她是有理由的,你看看她现在,还有脸说自己喜欢白少爷吗?”

    “……”

    罗吉欣听见周围的讽刺,嚯的抬起头,朝着说话的几个瞪过去。

    对方却根本没有收敛,依旧当她不存在的嗤笑。

    罗家并不是什么大家族,全都是借了罗吉欣第一美女和才女的称呼,才换来了很多的合作机会。

    罗吉欣享受大家的恭维久了,都以为自己是一流家族出身的大小姐,对谁都颐指气使。

    突然遭到冷遇,差点恼羞成怒……

    再抬头看向严舒茉的目光,透着骇人的阴冷。

    都是她,要不是严舒茉出现,她喜欢的男人不会被抢走,她也不会被大家嘲笑……

    全都是因为她!

    -

    “累了吗?”白臣亚搂着怀里的人儿,无视了大家艳羡的目光,紧紧的抱着她不放。

    瞥见她有些发白的小脸,心疼的问道。

    “是不是刚才跳舞太久了,身体不舒服?”白臣亚眼底掠过一丝懊恼。

    他怎么忘了,她体弱,医生交代过不能剧烈运动,他居然还拉着她跳舞。

    “我没事,跳舞有节奏,我能控制自己的呼吸,又不像逃命的时候,只顾着跑……”严舒茉靠在他怀里,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小声的嘟哝。

    脑海里,莫名的闪过她跟白臣亚逃命的画面。

    那个时候的他,就是这么抱着她,斩钉截铁的说,绝对不会丢下她……

    “在想什么?想我?”白臣亚盯着她出神的小脸,蓦地启唇。

    “……”严舒茉的脸颊,不自觉的红了,带着被抓包的羞怯。

    白臣亚瞥见她的反应,刚才还醋劲满满的俊脸,顿时变得阳光明媚,抱着她,低头就是一吻。

    “白臣亚,你别仗着我答应帮你,就老是占我的便宜,伯母现在不在,我们不用演戏!”严舒茉推开他,自己站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