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白臣亚牵着严舒茉,走到舞台的正前方,拿过麦克风,磁性的声音,传遍了整个会场。

    “想必大家都知道,今天这个宴会,是为了什么。”白臣亚顿了顿,深情款款的看向身边的人儿,将她的柔荑拉到自己的薄唇前,印下一吻。

    一字一顿,宛如庄重的宣言。

    “严舒茉,我的女朋友,从今往后,谁要是跟她过不去,就是跟我白臣亚过不去。”

    轰——

    现场就像是投放下了一枚惊雷,将众人都炸懵了。

    白家专门举行宴会,向大家介绍严舒茉,已经是开了先例。

    白臣亚现在的话,等于是将严舒茉当作自己的妻子来看待了!

    罗吉欣彻底的愣在了原地,瞪直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她怎么也想不到,她想要严舒茉颜面扫地不成,反而让严舒茉将她狠狠的比了下去,还让白臣亚当众承认了她的身份……

    这样的突变,就像是往她脸上狠狠的扇了两个耳光。

    火辣辣的,又充满不甘!

    她咬着唇,双手握成拳,指甲刺进肉里,用身体的疼痛,来转移着心里的痛楚。

    半响,才回过神,端起一杯红酒,朝着白臣亚走过去。

    “恭喜你们,我敬你一杯。”罗吉欣看着被白臣亚护在怀里的严舒茉,心里的嫉妒,在一点点的蚕食着她的理智。

    几乎要让她控制不住,将手里的红酒,泼到严舒茉的脸上。

    “……”严舒茉看着神色从容的罗吉欣,有些诧异。

    下一秒,瞥见白臣亚塞进她手里的酒杯,微微愣住了。

    他不是不让她喝酒吗,给她酒干什么?

    “祝福的酒,不能不喝。”白臣亚淡淡的启唇,眼底却掠过一抹幽光。

    她是一口倒,他知道。

    可他更知道,她喝醉了,就像个孩子,呆呆笨笨的好欺负。

    他既然已经当众公布了她的身份,自然不能再让她顶着假女朋友的名号,得尽快坐实他们的关系。

    宴会刚开始不能喝,是担心她失态。

    可现在不一样,该见的人都见了,她要是醉了,他立马就能带她回房休息……

    “你替我喝。”白臣亚算盘打得响,严舒茉却不上当,将酒杯塞进他手里,就去端果汁。

    要不是罗吉欣挡路,她这个时候,是准备去拿蛋糕的……

    她刚才拉小提琴那么辛苦,一口蛋糕都没有吃上。

    好饿……

    “严小姐在看什么?”罗吉欣注意到她的目光,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

    “没什么,罗小姐的酒敬完了,还有事吗?没有我先失陪了。”严舒茉刚要朝着蛋糕走过去,就听见罗吉欣慢悠悠的启唇。

    “严小姐的小提琴演奏的非常好,连我都自愧不如,不知道是在哪里学的?”

    “只是随便练过一段时间。”严舒茉眸光微微一闪,想到什么,迟疑了几秒,才漫不经心的回答。

    她的小提琴是易海音教的。

    在严舒茉的印象中,没有人的小提琴,拉得比易叔叔还动听,尤其易叔叔拉小提琴的样子,帅死了,她每次都能看到流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