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茉一句话没说,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她原本不想跟罗吉欣计较,是因为她只是一个假女朋友,这种争风吃醋的事情,她没兴趣。

    可白臣亚说了,要是她不能赢罗吉欣,就不给她吃蛋糕……

    呜呜,她的蛋糕……

    她好不容易才忍住,不为一块蛋糕折腰,罗吉欣却还咄咄逼人。

    不知道她已经忍得很辛苦了吗?

    严舒茉抬起头,看着周围的人鄙夷的目光,在对上罗吉欣充满算计的双眼,胸口莫名的冒起一股无名火。

    比就比,不就是小提琴。

    严舒茉大眼睛一眨巴,伸手就抓住了白臣亚的领带,往他怀里一靠。

    “先说好,一块不够,至少三块!”严舒茉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

    “成交。”白臣亚黑眸微眯,淡漠的启唇。

    闻言,严舒茉这才满意的松开他,转身看向罗吉欣。

    “罗小姐想要听什么曲子,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严舒茉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很平静,娇小的身子往前走了一步。

    刚准备走上表演台,手腕就被白臣亚扣住了,将她重新拉回怀里。

    低头就在她的樱唇上落下一吻,吐气如魅。

    “这是爱的鼓励,好好表现,输了扣一个月蛋糕。”

    严舒茉:“……”!!

    为什么要拿她的蛋糕威胁她?这样她压力很大的,输不起呀……

    两个人打情骂俏的举动,落入到罗吉欣的眼里,立时让她嫉妒到发狂。

    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才没有上去拉开严舒茉。

    佯装什么都没有看见,脸上挂着从容大气的笑容,开口。

    “都可以,就挑你拿手的吧。”

    “……”严舒茉挑了挑眉,暗暗在心里给罗吉欣竖了个大拇指。

    心机真够毒的!

    让她挑拿手的,要是拉得好,就说是因为曲子拿手。

    要是拉得不好,就会变成连拿手的曲子都表演不好,丢人可就丢大了……

    尤其罗吉欣精彩的表演在前面,如果严舒茉不能表现的超出她很多,罗吉欣都能说她是占了曲子熟悉的便宜,将两人的表现,说成平分秋色。

    严舒茉心里明白,却偏偏不如她的意,一上台,就挑了一首最难的曲子。

    “这首曲子,可是一首钢琴和小提琴的合奏曲,光用小提琴,能完成吗?”一听见严舒茉要表演的曲子,底下就有人惊呼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据我所知,虽然是合奏曲,但是小提琴演奏出来效果也不差,只不过这样一来,曲子的难度可就不一般了!”

    “这个严舒茉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敢挑这么难的曲子,我估计是打肿脸充胖子,等着看她一会儿怎么出丑!”

    “……”

    台下议论纷纷,台上的严舒茉却很平静。

    从侍应的手里拿过小提琴,试了一下音,就拿在手里,朝着眼前的宾客,微微欠身,很有礼貌的打过照顾之后,才拉响了第一个音。

    小提琴琴音响起,一开场,就是非常快节奏的演奏,让大家原本放松的神经,都瞬间绷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