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罗吉欣的小提琴拉的越好,周围的议论声就越大。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罗吉欣长得漂亮,又是有名的才女,居然输给了一个大家眼中一无是处的女人,所有人都将矛头对准了严舒茉。

    恨不得将她贬低的一文不值……

    严舒茉听着越来越夸张的言论,眼底全是震惊。

    她什么都没有做,怎么就成了狐媚的女人了?

    罗吉欣是个聪明的女人,聪明的女人很会利用女人嫉妒的心理,还有男人的护着弱者的心态……

    她没有说严舒茉一句坏话,却引领着舆论的苗头,将严舒茉踩在了脚下。

    男人都是在乎面子的。

    白臣亚再喜欢严舒茉,可听见周围的人都在笑他没有眼光,就算一开始没觉得有什么,听多了,也会反感。

    很快,他就一定会发现,真正配得上他的,只有她……

    一曲落下,周围全是掌声。

    甚至还有面前的男人抱着鲜花上前,非要送给罗吉欣。

    “罗小姐真是一曲惊人,太好听了。”

    “何止是好听,简直比专业的还专业,难得一见。”

    “在场的人里,恐怕没有比罗小姐更厉害的人……”

    “……”

    赞美的声音,不绝于耳。

    罗吉欣嘴角噙着得体的笑容,眼底却流泻出傲慢。

    她从小就被父母精心培养,为的就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一众贵女中脱颖而出。

    她在小提琴上下的功夫是最多的,都已经达到了专业的水平,一般人想要超过她,几乎是不可能的失去。

    更不用说严舒茉这种普通的女人,她的出身,恐怕连小提琴这种高级的乐器都没有机会摸过吧?

    “臣亚,我小提琴拉的不好,让你见笑了。”罗吉欣走上前,态度谦顺的微微低着头,开口道。

    她相信她刚才的表演足够精彩,故意自我贬低,是为了听白臣亚当众夸奖她。

    只要白臣亚开口夸她一句,就等于是当着在场宾客的面,打严舒茉的脸。

    毕竟严舒茉可是什么都不会……

    “确实还有提升的空间。”白臣亚瞥了她一眼,薄唇微启,却不是夸她。

    罗吉欣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看着周围全是宾客,为了不让人看笑话,只能拼命的维持住脸上的笑容。

    “我拉的确实不算好,我看严小姐的手很好看,一看就是会拉琴的人,不如你给我们大家拉一曲,也好让我找找跟你差距。”

    罗吉欣将白臣亚随便说的一句话,引到了严舒茉的身上。

    既然白臣亚说她拉的不好,那就让大家来听听严舒茉的,她就不信,等严舒茉拉完,还会有人笑她表演的不好!

    “我不……”

    “严小姐是嫌弃我们大家不够资格听你拉琴吗?”罗吉欣没给严舒茉拒绝的机会,就兀自打断了她的话。

    闻言,在场的人都拧起眉,看向严舒茉的眼神,都透着不满。

    能出席白家宴会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说他们没有资格听,是不将他们放进眼里吗?

    “严小姐既然没有意见,就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