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小姐,你怎么了?”罗吉欣迟迟等不到严舒茉开口,有些沉不住气。

    “还能怎么了,肯定是胆怯了呗,看她害怕的样子,就知道肯定不行,这里这么多人,她是怕自己丢脸吧?”

    “我看大家也别为难严小姐,人家没准第一次参加这么高档次的宴会,正紧张着呢!”

    罗吉欣身边,几个女人捂着嘴笑道。

    话落,周围的宾客脸色都微微一变,看向严舒茉的目光,透着失望。

    白家可是z市第一家族,白少爷的女朋友,怎么能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这也太拉低白家的档次了……

    “我想严小姐应该只是不好意思,大家也别勉强她,不如我来给大家拉一曲小提琴助兴,就当是替臣亚接风洗尘。”

    罗吉欣见气氛有些低迷,蓦地启唇。

    得体的言语,又处处替人考虑的善良,立时就赢得周围宾客的一致好评。

    她状似无意的扫过白臣亚英俊的脸庞,见他看向严舒茉的目光有些阴沉,像是在不满,心中暗自窃喜,更加从容优雅的朝着高台上走过去。

    从侍应的手中,接过小提琴。

    罗吉欣长得很美,是那种很张扬的美艳。

    她五官立体,眉眼间,眼波流转的全是媚态,照理说,看起来应该很妖娆。

    可偏偏她出身良好,举手投足之间,多了一丝贵气,硬生生的将她身上的媚态压住了,看起来落落大方。

    她将小提琴拿在手里,转身面对着众人,扫了一眼,目光最后却落到了白臣亚的身上,看着他的眼神里,全是女儿家的娇态。

    含情脉脉,没有说话,却传递出千丝万缕的情意……

    这样明目张胆的示爱,让大家的目光纷纷看向了严舒茉。

    “……”严舒茉嘟了嘟嘴,眯着大眼睛没有说话。

    她跟白臣亚只是假男女朋友,谁喜欢他都跟她没有关系,她只想吃蛋糕。

    想起蛋糕,严舒茉的耳边又闪过了白臣亚刚才说的话。

    要赢了罗吉欣才能吃蛋糕……

    严舒茉还在寻思着,白臣亚为什么非要让她赢罗吉欣,台上的罗吉欣,已经缓缓拉起了小提琴。

    悠扬的琴音,响在偌大的会场里。

    琴音美妙,拉琴的人可是赏心悦目,在场的人,都陶醉了,痴迷的看着正在拉琴的罗吉欣……

    “罗大小姐不愧是z市第一才女,这小提琴拉的,比专业的还好听。”

    “关键出身好,人还长得漂亮,谁要是能娶了她,里子面子都有了!”

    “我看你就不用想了,谁不知道,这罗大小姐早就心有所属了,只可惜看样子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说到这个,我还真是要替罗大小姐惋惜,输给谁不好,输给了一个空有脸蛋,无一技之长的花瓶,你说让不让人郁闷?”

    “也不知道这严舒茉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贫民女,居然能攀上白少爷……”

    “照我说,罗大小姐跟白少爷才是绝配,她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配得上白少爷吗,她只会给白少爷丢脸!”

    “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