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大家太看得起我了,我倒是觉得严小姐肯定比我好,要不然这样吧,白家的宴会向来有才艺展示的环节,一会儿我们可以请严小姐给大家露一手,也好让我们开开眼界。”

    罗吉欣见周围的气氛酝酿的差不多了,才幽幽的说出自己的目的。

    “她行吗?白家宴会的才艺展示,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去的。”

    “你胡说什么,严小姐可是白少爷看上的人,怎么可能不行,你小心白少爷生气,将你轰出去!”

    “好好好,我不说还不行吗,我只是怕有的人明明不行,还硬要装,老老实实承认技不如人也就算了……”

    “我倒是觉得难说,我看这严小姐,也不像是普通人……”

    “……”

    在场的宾客,不自觉的站成了两队。

    一边看好罗吉欣,一边又期待着严舒茉能再带给他们什么惊喜。

    严舒茉正盯着蛋糕流口水,在心里盘算着一会儿等白臣亚不注意的时候,她要先偷吃哪一个口味的……

    突然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回过头。

    见身边的人居然已经开始下注,在赌罗吉欣赢,还是她更胜一筹。

    有没有人想过要问问她这个当事人想不想跟罗吉欣比?

    这种无聊的比拼,她才不感兴趣,她更情愿找个安静的地方,多吃两块蛋糕。

    可白臣亚看似没理她,牵着她的手却一直没松开,害得她想要偷溜,都找不到机会,只能在这里听着一群进行无谓的争吵。

    “罗吉欣曾经是我妈极力推荐给我认识的人。”

    白臣亚蓦地附到严舒茉的耳边,薄唇微启。

    磁性的声音,透着一丝蛊惑。

    他看似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一句话,却把什么都解释清楚了。

    严舒茉顿时转过头,集中注意力,看向了罗吉欣的方向。

    她刚才就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还以为是自己多疑。

    原本这个罗吉欣,真的喜欢白臣亚……

    所以她现在,是因为白臣亚,在针对自己吗?

    白臣亚黑眸深邃,无视了周围吵嚷的声音,一直关注着严舒茉。

    故意告诉她,罗吉欣喜欢自己的事情,是想要看见她吃醋。

    可他等了半天,严舒茉脸上都没有露出半点不高兴,只是多看了罗吉欣两眼,目光就又移向了桌子上的蛋糕。

    他一个大活人要被抢走了,还不如一块蛋糕重要?!

    “严小姐一直没有说话,是不赞成我的提议吗?”罗吉欣看着两人的互动,心里不断的涌起醋意,实在忍不住的开口。

    只要严舒茉敢跟她比,她就一定会让她输的颜面扫地。

    到时候,白臣亚就会知道,谁才是最配得上他的那个人!

    闻言,严舒茉刚要拒绝,白臣亚牵着她的那只手突然一重。

    “啊!”她疼得叫出声。

    到嘴边的话,一下就噎住了。

    没等她弄明白白臣亚是哪根筋搭错了,就见他附到自己耳边,幽幽的启唇。

    “赢了罗吉欣,奖励你一块蛋糕,否则你今天一口都别想吃。”

    严舒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