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听见白夫人的话,严舒茉顿时紧张的看向白臣亚,想让他帮忙劝住他妈妈。

    要是真的举行宴会,就等于公开了她的身份,到时候万一被他妈妈发现她这个儿媳是假的,一定会气得病情加重的!

    “我们听妈的安排。”白臣亚像是没有看见严舒茉的暗示,淡淡的启唇。

    “砰——”严舒茉惊得一下就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错愕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她身边的白臣亚。

    他是傻了吗?

    “摔倒哪了?”白臣亚将她从地上抱起来,伸手就替她揉了揉小屁股。

    严舒茉整个人都呆呆的,半响回过神,等她反应过来,才发现他居然在摸她的屁股!

    可对上他眼里的担忧,她竟然说不出生气的话……

    不对,现在应该纠结的,是他怎么会答应他妈妈,举行宴会!

    严舒茉一下就抓住了他的手,晶莹的大眼睛,全是疑问。

    刚要说什么,白夫人已经推着轮椅上前。

    “茉茉,没事吧?好端端的怎么摔倒了?是不是伯母要举行宴会的事情没有提前跟你说,惹你生气了?”白夫人关切的问道。

    严舒茉刚想点头,趁机说一下自己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希望能取消宴会。

    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白夫人就抬手抹了抹眼角,泫然欲泣。

    “我也知道太突然,可是对你们来说突然,对我却是盼了大半辈子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只是想要早点看见臣亚结婚,看见你们小两口幸福,我就心满意足了……”

    “伯母,我没有生气,我很开心,就是……就是有点紧张!”严舒茉神经一凛,从地上站起来就连忙握住白夫人,忙不迭的解释。

    “真的?”白夫人止住了眼泪,泪眼婆娑的看着她。

    想要确定她是不是在安慰自己。

    严舒茉当即挺直了背脊,乖巧的点头。

    “伯母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一定不会跟我生气,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我马上就让管家准备起来,我们后天……不,明天,明天就举办宴会,将我们白家的媳妇,介绍给大家认识!”

    白夫人高兴的合不拢嘴,让管家推着她,就急忙的出了餐厅。

    她的身影一消失在餐厅门口,严舒茉就转过身,看向身旁的白臣亚。

    “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话?伯母要举办宴会,到时候万一来的客人里,有人看出我们不是真的男女朋友,那怎么办?”

    “我妈都看不出来,别人更看不出来。”白臣亚挑眉,将她拉到自己跟前,替她检查有没有摔到其他地方。

    对上她纯净的目光,他眼眸微微一身。

    到现在为止,只有她一个人还以为他在演戏。

    他演的是自己,想的是将她据为己有……

    就是再厉害的人,也看不出他们是假的,因为他已经认真了。

    “可是……”严舒茉总觉得还有问题,可她一下子又说不出来。

    正要继续想的时候,白臣亚已经抱着她回到餐桌前,将一碟肉推到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