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脑海里,全是刚才看见的画面……

    半响,他才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没有摸到血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可冲了一早上的冷水澡,又白冲了!

    白臣亚扭头,又重新进了浴室……

    -

    “严小姐,你醒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管家一看见严舒茉下来,笑眯眯的招呼。

    “谢谢。”严舒茉客气的说道。

    发现管家一直在往她身后看,愣了愣,旋即才反应过来,管家可能是在找白臣亚。

    “白臣亚还在洗澡。”严舒茉下意识的开口。

    话落,对上管家含笑的双眸,她才意识到一大清早洗澡容易让人误会,想要解释,又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只能扛着管家的注视,进了餐厅。

    “伯母……”严舒茉刚踏进餐厅,就愣住了。

    “茉茉,快过来坐,我刚吩咐厨房做了很多好吃的,你多吃一点。”白夫人坐在轮椅上,她的脸色还有些苍白,可是人看起来却比昨天精神了很多。

    一看见严舒茉,就热情的招呼。

    推着轮椅的护士像是已经照顾白夫人很多年,很快就推着白夫人走到严舒茉的身边。

    “第一次来家里,昨天晚上还睡得好吗?”白夫人伸手牵住她的手,关切的问道。

    目光在严舒茉的身上转悠了一圈,视线落到她脖子上一处可疑的痕迹上,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明显了。

    她是过来人,自然看得懂脖子上的痕迹是吻痕……

    两个小年轻睡在一起,又有吻痕,看来她就快要能当奶奶了!

    “还可以。”严舒茉第一次看见白夫人坐在轮椅上的样子,回想起昨天白臣亚给她看得那份医疗报告,有些出神。

    回过神,连忙开口。

    白夫人见她小脸绯红,以为她是害羞了,反而安慰道。

    “臣亚从小就被野惯了,不懂心疼人,你昨天晚上肯定累坏了吧?”

    “……”严舒茉一愣,仔细的想了想,点了点头。

    白臣亚昨天一直抱着她,她都要喘不过气了。

    不过他好像很热,总是抱一会儿,就松开一会儿,往浴室跑。

    弄得她一晚上也没有睡好,确实有点累。

    “管家,快让厨房给茉茉盛碗汤,她太瘦了,得多吃点。”白夫人见她点头,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扭头就朝着管家吩咐。

    说完,还紧紧的握着严舒茉的手,用力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道。

    “都怪臣亚,一会儿他要是下来,伯母给你出气,不,现在应该改口叫妈了!”

    严舒茉:“……”!!

    严舒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一下就要从伯母变成妈了?

    “夫人,汤来了。”管家很快就端着一碗汤,放到严舒茉的面前。

    “茉茉,你尝尝看好不好喝,这是我今天特意吩咐厨房熬的。”白夫人一脸慈爱的看着她。

    严舒茉盛情难却,只能乖乖的拿起勺子喝汤。

    “谢谢伯母,很好喝。”严舒茉客气的道。

    “你喜欢就好!这汤可是祖传的,温补养身,最适合备孕的时候喝了……”

    “咳咳!”严舒茉一下就呛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