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茉一把从他手里接过电话,将严承池的电话给挂了。

    “你说的办法,就是打死不接你爸爸的电话?”白臣亚怔了怔,意外的看着她。

    这算哪门子办法?

    万一严承池以为她出事了,恐怕会将整个s市都翻过来找她,到时候发现自己的宝贝女儿不是失踪了,而是被某个臭小子给拐走了,估计那个臭小子会很惨!

    而他就是那个拐走严承池宝贝女儿的臭小子……

    白臣亚神经一凛!

    刚准备说什么,就见严舒茉正低头用手机编辑着短信,眸光微微一眯。

    “你在给谁发信息?”

    “给我哥哥,现在这种关键时刻,只要我哥哥的话,才能让我爸爸相信。”严舒茉想也不想的道。

    从小到大,爸爸跟哥哥就像她的两个大保镖。

    要说严承池最放心谁照顾她,肯定是严舒瀚。

    “你哥哥会帮你?”白臣亚挑眉。

    据他所知,严舒瀚是个妹控,对接近自己妹妹的男人,不是痛揍一顿,就是想办法隔离。

    要是让她哥哥知道她夜不归宿,反应应该不会比她爸爸平静太多,她怎么会想到给她哥哥发求救短信?

    “这你就不懂了,我手上有我哥哥的把柄,他一定会答应的。”严舒茉笑眯眯的启唇,像是奸计得逞的小狐狸。

    别人不知道严舒瀚最在乎什么,她可是最清楚的。

    只要搬出那个人,她哥哥肯定投降……

    “搞定!”

    严舒茉将手机放下,没过多久,果然没有再接到严承池的电话。

    打着呵欠,嘟哝。

    “我好困呀,要睡觉了。”严舒茉说着,就躺到了床上,钻进被窝里。

    “一起!”白臣亚二话不说就跟着躺下,刚准备伸手将人抱进怀里,就听见了她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她……睡着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秒睡吗?

    白臣亚愣住了,抱着怀里睡得像只小猪一样的人儿,只觉得憋了一身的火,半点睡意都没有了。

    将她平放到床上,就进了浴室。

    冲、冷、水、澡!

    -

    严舒茉一觉睡得很舒服。

    等她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一片明亮。

    暖烘烘的太阳,光点跳跃在玻璃镜面上,没有拉紧的窗帘,流泻出一片耀目的光芒。

    “嗯……”严舒茉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睁开了一只眼睛。

    手握成拳头,揉着自己的眼睛。

    半响,才从被窝里坐起来。

    回想起她跟白臣亚回了家,下意识的扭头朝着自己的身边看过去,却没有看见白臣亚的影子。

    他起得这么早?

    严舒茉掀开被子下床,在房间里看了一圈,确定没有人,才走到衣柜前,挑了一件准备换上。

    刚将睡衣脱了下来,就听见浴室的门被拉开了。

    白臣亚颀长的身影,正从里面走出来。

    他短发上还滴着水,光洁着胸膛,没有穿上衣,只穿了一件深灰色的休闲裤……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愣住了!

    “啊——”严舒茉回过神,娇小的身子直接就钻进了衣柜里,将衣柜关上。

    “……”

    白臣亚愣在原地,水珠顺着他轮廓完美的脸庞往下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