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你是说你吗?”严舒茉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歪着脑袋看他。

    他刚才才欺负她……

    白臣亚:“……”!!

    他怎么能算居心不良?

    他的居心很端正,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将她吃干抹净。

    要是她能像其他女孩子一样,哭着让他负责,他们就能水到渠成的结婚……

    严舒茉看着手机屏幕暗下去,都没有接电话。

    她可没有忘记,聿度是她哥哥的朋友,万一让他知道她现在不在s市,她哥哥肯定也会知道。

    到时候,万一她跟着白臣亚来见家长的事情被发现,就完蛋了……

    保险起见,她还是不要接聿度的电话。

    可她的反应,看在白臣亚的眼里,就变成了她真的担心跟聿度说情话被他听见,所以干脆连聿度的电话都不接。

    白臣亚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

    黑眸一瞬不转的盯着她,就像盯着自己出轨的女朋友……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困了,你要是不睡,我先睡了。”严舒茉将手机放好,重新躺进被窝里。

    刚才的暧昧气氛被一个电话打断,已经消失不见,房间里的空气,却开始充斥着一股压抑的气息。

    白臣亚看着她乖乖躺在被窝里的身影,眼神越发的幽怨了。

    他决定继续刚才没有做完的事情,早点将她吃进肚子里放心……

    白臣亚高大的身躯刚逼近,严舒茉就嚯的重新坐了起来,晶莹的大眼睛里有着慌乱。

    “我今天是偷偷溜出来的,晚上九点有门禁,万一被爸爸查房查到我不在家……”严舒茉刚想起这回事,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解释,就听见自己的手机铃声又响了。

    怕什么来什么!

    严舒茉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爸爸”两个字,整个人吓得直接钻回了被窝里,死活都不肯接电话。

    “茉茉,有我在,不用怕。”白臣亚见她吓白的小脸,伸手将人捞进怀里。

    长指穿过她的长发,将她柔软的发丝卷在自己的手指上,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你懂什么,就是有你在才可怕,我爸爸要是知道我偷偷溜走,就是为了跟你回来见你妈妈,他一定会打断你的腿!”

    “……”

    “要是知道你不止骗我回家,还把我骗上了床,你就死定了!死透透的那种!”严舒茉说着,将自己的手机塞到白臣亚的手里。

    “喏,你不是说有你在,那给你接吧。”

    白臣亚:“……”!!

    他什么都还来不及做,就要得罪未来岳父?

    “嗡嗡——”一个电话没接,第二个电话就来了。

    白臣亚拿着手机,就像是抱着一个烫手山芋。

    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难不成让他接起来跟严承池说,我喜欢你女儿,见她单纯善良,所以就把人拐回自己家了?

    可如果说他要追求茉茉,起码应该先见一见她的父母,才将她带回家……

    再不济,也该等他将人骗到手,让她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啊!我想到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