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茉:“……”!!

    什么生两个?

    她什么时候说了要生两个?!

    严舒茉娇小的身子,顿时变得僵硬,瞪直了眼睛,看着说话的白臣亚。

    白臣亚却像是没有看见她的疑惑,径直的抱着她,走到白夫人面前。

    “妈,你身体不好,就不要担心太多,茉茉很喜欢孩子,一定会早点让你当上奶奶。”白臣亚薄唇微启,话落,又跟白夫人说了一些白家产业的事情。

    严舒茉被他揽在怀里,靠在他的胸口,他再说什么,她已经完全听不见了。

    满脑子都只剩下那一句:茉茉一定会早点让你当奶奶……

    她一个人真的生不出孩子。

    没有那功能呀……

    严舒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就连什么时候被白臣亚拎着出了白夫人的房间,都不知道。

    一进到他的卧室里,她立马回过神,伸手就攥住了白臣亚的衣襟。

    “白臣亚,你妈妈让我生孩子,你为什么不帮我,还让我生两个?”严舒茉嘟着嘴,气愤的看着他。

    她可是他请回来帮忙的,结果他居然不站在她那边。

    “茉茉,我妈妈身体不好,医生说了,她不能受刺激,孙子是她现在最大的执念。”白臣亚眼神幽暗,神色有些忧伤,定定的看着她。

    严舒茉一下就心软了。

    “那也不能这样骗她呀,我们又不是真的男女朋友,怎么可能结婚生孩子,她迟早会发现的……”

    她刚才一紧张,差点就说漏嘴了。

    等等,他不是说,他妈妈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看见他有女朋友,所以才让她假扮女朋友的吗?

    怎么现在变成孙子了?

    还有,白夫人刚才看见她的时候,眼神里有惊艳,不像是看过她照片的样子,而是像第一次看见她……

    “白臣亚,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严舒茉嚯的抬头。

    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茉茉,我妈妈她……”白臣亚子瞳紧了紧,欲言又止。

    旋即,牵着她的手,就朝着自己的书桌走过去,从书架上抽出一份资料,放到严舒茉的面前。

    严舒茉扫了一眼,发现是一份手术报告,一下就愣住了。

    脑海里,迅速的闪过刚才看见白夫人的画面……

    半响,才张了张嘴。

    “伯母她的双腿……”

    “嗯,我妈妈在我四岁的时候,因为一场绑架案,成了残废,这么多年,她一直坐在轮椅上。”

    “……”严舒茉心口狠狠一震。

    如果不是白臣亚亲口告诉她,她根本想象不到,白夫人看起来那么和蔼的一个人,居然不良于行。

    她看起来,明明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你会去学犯罪心理学,是因为伯母吗?”严舒茉想起什么,嚯的抓住白臣亚的手。

    她之前问他的时候他说过,见到他妈妈就会有答案。

    这就是他的答案?

    “一半。”白臣亚黑曜石般的子瞳,掠过一抹幽光。

    严舒茉不知道,那一年的绑架案,他也被绑架了,可他后来却怎么也想不起事情的经过。

    记忆中,却一直有一个小女孩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