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一想到孙子,白夫人就精神了。

    她这次原本只是诈一诈白臣亚,想要知道他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没想到真给她诈出来了。

    可白夫人也担心,万一这个女孩不是她儿子喜欢的,只是为了安慰她这个“将死之人”才找到的,她不就成了破坏她儿子幸福的人吗?

    所以,她才让人先将严舒茉带过来给她见见。

    她自己的儿子,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她心里多少还是有底的。

    “叩叩!”房门响了。

    听见敲门声,白夫人立时就激动了。

    “快扶我躺下。”

    身边的两个护士连忙上前,一左一右,扶着她躺到了床上,这才走上前,伸手拧开房门。

    白夫人表面上在睡觉,可其实正偷偷的眯着眼睛,搜寻着门外的人。

    可她看了一圈,门口都只有管家,没有看见什么年轻的女孩子

    人呢?

    难不成被她吓跑了?

    白夫人差点沉不住气的从病床上坐起来,下一秒,就瞥见一抹纤细的身影,缓缓的从管家身后走了出来。

    巴掌大的小脸很精致,一双晶莹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樱唇轻轻的抿着,神情有些紧张。

    娇小的个子,却不显得孱弱,反而透着一股灵动和朝气。

    关键是她的眼神,像水晶一般,干净的不染世俗。

    就是不知道家世怎么样

    白夫人偷偷的打量了一眼,就连忙闭上眼睛装睡。

    “伯母好像睡着了,要不然,我慢点再来看她吧。”严舒茉站在门口,一直绞着自己的手指头,看见躺病床上的白夫人,扭头就想走。

    她感觉自己紧张的心脏都要蹦出胸口了

    她还没有跟白臣亚的妈妈说话,就已经紧张成这样,要是一会儿她醒了,她一定会说错话的。

    她还是先溜为妙!

    “管家,谁来了?”白夫人一见严舒茉要走,立时轻咳了一声,慢悠悠的睁开眼睛。

    “”严舒茉脚步一顿,身体一下就僵住了。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茫然的看向管家。

    管家却没有理会她求救的眼神,径直的走上前,恭敬的俯身。

    “回夫人,是严小姐来了,她是大少爷的女朋友。”

    大少爷的女朋友

    这句话落下,严舒茉明显能感觉到,房间里的几个人,齐刷刷的朝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想到她答应白臣亚的失去,严舒茉挺直了腰杆,强撑起气势,转过身,笑眯眯的朝着白夫人走过去。

    “伯母好,我叫严舒茉,我真的是白臣亚的女朋友。”严舒茉说完,自己也愣住了,抬手就想给自己一耳光。

    她果然是脑子抽了,这跟此地无银三百两有什么区别。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真的在交往,不是装的”严舒茉瞥见白夫人愣住的神情,双手捂住脸,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真的没有见过家长,更不用说在第一次见面的长辈面前说谎。

    呜呜

    白臣亚再不回来,她就要给他演砸了。

    “严小姐,你不用紧张,我们夫人人很好的。”护士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