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偌大的别墅,占地广袤。

    严舒茉站在门口,一眼都看不见尽头。

    院子前,没有像一般欧式别墅那样设置喷泉,只是在两旁种植了冬青。

    再往旁边一点的位置上,是像江南水榭的亭台楼阁,小河从人工桥下穿过,清澈的河水,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生机勃勃……

    别墅里,所有的建筑都透着古色古香,让人一眼,就能感受到白家的文化底蕴。

    这种感觉,跟易家很像……

    可同样是老家族,白家的底蕴里,却多了一抹强势。

    他们一走进白家别墅的大门,收到消息赶来的保镖,就齐刷刷的站了一排。

    “大少爷——”

    “……”严舒茉被这样的阵仗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白臣亚的身边靠。

    白臣亚顺势伸手搂住了她,将她圈进怀里。

    “吓到你了?”白臣亚垂眸盯着她。

    “嗯。”严舒茉乖巧的点点头,有些紧张的扭头打量着周围。

    严家庄园很大,保镖佣人也很多,可是严承池和夏长悦都不是讲规矩的人,所以也不会限制她。

    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规矩这么严谨的家族。

    有些紧张,也有些好奇。

    忍不住抬头看向白臣亚,他好像很习惯的样子。

    难不成,他们家规矩很多?那他妈妈是不是也很古板,喜欢教训人的那种?

    严舒茉一想到这里,整个人的神经就绷紧了,已经开始在做心理建设,万一一会儿他妈妈不喜欢她,她要怎么办?

    “有我在,没事。”白臣亚搂着她娇小的身子,提步就朝着别墅里走。

    一进到别墅里,严舒茉都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眼,人就被白臣亚带上楼,进了房间。

    “我们不先去看你妈妈吗?”严舒茉愣在门口,错愕的看向他。

    她还以为,他们一回来,就会先去见他妈妈,一路上都在紧张,结果他居然直接将她带回了房间……

    “都到了,不急在一时,你累了,先好好休息一会儿,等你不紧张了,我再带你去看我妈。”白臣亚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牵着她,就走到沙发前,将她按到了沙发上。

    “茉茉,这是我家,也是你家,你不用怕。”

    “我没有怕。”严舒茉死鸭子嘴硬。

    “你刚才走路同手同脚了。”白臣亚淡淡的启唇。

    严舒茉:“……”!!!

    “叩叩——”他们刚进房间,房门就响了。

    “是你妈妈吗?”严舒茉好不容易放松两秒的身子,瞬间又绷紧了。

    手心里全是汗水,嚯的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对上白臣亚戏谑的眸,她才发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又默默的坐了回去。

    挺直了背脊,坐在沙发上,可是目光却一直直勾勾的盯着门口的方向,看着白臣亚上前开门。

    站在门口的人是白家的管家,手上还拿着一叠衣服。

    “大少爷,只是你吩咐准备的衣服。”管家一看见白臣亚,立时恭敬的启唇。

    白臣亚没有多说什么,从他手上接过衣服,就重新关上门,走到严舒茉面前,将衣服都递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