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他双手按着她的肩膀,将她按在床上,低吼。

    “余心星,你又哪根筋搭错了?”

    他好好的跟她说话,她就非要跟他对着干。

    他妥协的还不够多吗?

    她想工作,他不拦着。

    她不喜欢他去相亲,他已经告诉茉茉他有女人,茉茉肯定不会再给他安排相亲。

    就连她弄伤了自己的手,他都没有骂她……

    可她倒好,一言不合,就给他甩冷脸,非要分床睡!

    见鬼的,他偏偏没她就睡不着。

    “搭错筋的人是你,尚凌司,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一对分了手的男女朋友,睡在一张床上算什么?”

    余心星挪了挪自己的身体,可尚凌司按着她肩膀的手很用力,她根本挣脱不开。

    只能直勾勾的看着他。

    “叫旧情复燃,还是你喜欢别的称呼,我们可以一起想。”尚凌司想也不想的应道。

    余心星:“……”

    他是真的听不懂她的意思,还是故意岔开话题?

    可她真的累了,她不知道他跟严舒茉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补偿,还是安慰?

    她留在他身边十八年,早就不奢望什么名分。

    她只是想要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只有这一个要求而已,他却不肯答应。

    “余心星,你的手还没有好,别闹。”尚凌司根本没有理会她眼底的落寞,伸手将人抱进自己怀里,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唇,不顾她反抗的索取。

    -

    严家庄园里。

    严舒茉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半响都只是坐在床上,盯着自己的手机发呆。

    美丽叔叔有女朋友了……

    还是一个声音很温柔的女人……

    只是为什么那个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她好像在哪里听见过。

    可她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严舒茉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最后想到什么,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抓过自己的抱枕,就朝着门外跑。

    一口气冲到书房,“砰砰砰”的敲门。

    “爸爸,你快开门,我有重要情报要上奏!”严舒茉激动的喊道。

    要说最关心美丽叔叔感情状况的人,她妈妈只能排老二,第一名肯定是她爸爸。

    一个潜在的情敌,潜伏了十八年,现在终于要有主了,绝对是个好消息!

    书房的门,蓦地打开。

    严承池挑眉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伸手就捏住了她的小脸蛋。

    “瞧你高兴的样子,什么消息?”

    “疼!”严舒茉叫了一声,扑到严承池的怀里,像只小狐狸一样,眼巴巴的看着他。

    “我这个可是重要情报,有没有奖励?”

    “你想要什么奖励?”严承池没有马上答应,而是挑眉问道。

    妖魅的脸庞上,明显留着提防。

    万一他的小公主开的条件是要嫁人了,他可怎么办?

    “哥哥已经没事了,我要回公司上班。”严舒茉拽住严承池的胳膊,开始撒娇。

    她都大学毕业了,总不能一直呆在家里当米虫,太丢人了!

    “爸爸养不起你?你的身体不好,方伟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你监督方伟的任务完成,该好好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