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你少骗我了,你天天只有工作,怎么可能有女朋友……女朋友……啊!”严舒茉像是突然反应过来,瞬间就尖叫了一声。

    尚凌司都能听见她那边传来的一声闷响,像是有人从床上摔下去了。

    过了几秒,才又听见她惊呼的声音。

    “美丽叔叔,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你说你有什么了?你确定你知道女朋友是什么意思咩?”

    “……”尚凌司伸手扶额。

    垂眸睨了一眼怀里的余心星,将手机塞进她的手里,让她说话。

    “……”余心星看着突然出现在她手里的手机,瞪大了眼睛,看向尚凌司,像是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让她说话吗?

    可是她要说什么?她明明只是他见不得人的女人,他从来不让她跟他身边的人接触,他怎么会突然让她跟严舒茉说话?

    他就不怕,她说错什么了吗?

    “随便说什么都可以,不然就干脆宣誓主权,告诉她我有女人,不用去相亲。”

    “……”

    听见他的提醒,余心星更是说不出话了。

    而是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他。

    如果可以,余心星很想伸手去摸摸他的额头,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

    “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美丽叔叔,你休想找借口不去相亲,我连人都给你挑好了,你要是不去,我就天天去你的办公室堵你……”

    “他没有说谎。”余心星听见严舒茉的话,心口一紧,鬼使神差的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明知道这个男人不属于自己,可她听见他要去相亲,那股从心底涌上来的排斥,还是让她莫名的抗拒。

    话落,她久久等不到严舒茉开口,以为电话已经挂了,移开手机,却发现通话还在进行中。

    她是太吃惊了吗?

    也对,换做是她,这个时候也一定是怀疑自己幻听了……

    尚凌司对外一直是单身的形象,没有人知道,他们已经在一起十八年……

    十八年,是一个光想象起来,就很可怕的数字,她却一天天的熬过来了。

    熬到熬不下去了……

    余心星眸光微微一闪,将手机递给了尚凌司,从他怀里退出来,躺到一旁。

    盖好被子,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休息。

    “茉茉,我还有事,先挂了。”尚凌司瞥见余心星的反应,简单的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刚要伸手去抱余心星,她却更往旁边挪了。

    尚凌司的手僵在半空,狭长的桃花眼一眯,越发固执的将她抱进怀里。

    “尚凌司,你的房间在隔壁。”余心星转过身,看着他提醒道。

    “整幢别墅都是我的,我要睡哪里就睡哪里。”尚凌司霸道的启唇。

    话落,余心星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掀开被子准备离开。

    “你要去哪里?”尚凌司一把就抓住她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沉下声。

    “这里都是你的,我当然要离开。”余心星甩开他的手,就要伸手去拿外套,指尖还没有碰到外套,人就被尚凌司抓回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