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聿度打断了她的话,笑容温柔的看着她。

    “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我愿意追求,你自然可以拒绝,不用觉得困扰,这两天我轮休,不带你出来逛,我自己也很无聊,所以算起来,还是你拯救了我这个无趣的小律师。”

    “……”严舒茉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心里微微一动,乖巧的点头。

    “那我也要谢谢你,我本来这两天心情很不好,有你陪着好多了。”

    至少,她不用一闭上眼睛就想起白臣亚。

    白臣亚……

    这样名字一在心头掠过,严舒茉的心脏就抽紧了。

    他回来了,可是她还是不知道他是谁。

    “小心!”严舒茉一抬头,就看见突然从拐角蹿出来的一辆车,径直的朝着他们的车头撞了过来,连忙开口提醒。

    “砰——”

    一声闷响,两辆车的车头就撞到了一起。

    “你没事吧?”聿度踩住了刹车,第一时间扭头看向副驾驶座的严舒茉。

    瞥见的她呆滞的小脸,连忙解开安全带,去检查她的身体。

    “是我太大意了,我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踩了刹车,没想到还是撞上了,是不是吓坏了?”

    “我没事,就是吓了一跳……”严舒茉半响,才幽幽的启唇。

    她不止是被冲过来的车子吓到了,还有她刚才以为会死,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念头,也吓到她了。

    她刚才想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白臣亚……

    如果下一秒就要死了,她好想见见他……

    严舒茉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刚要问是怎么回事,就见前面的车子推开车门,一抹颀长的身影,从车上迈了下来。

    巧夺天工的脸庞,仿佛上帝精心雕琢过。

    短发飞扬,透着一丝随性,一身的休闲装,不如西装正式,可穿在他身上,却透着贵气,让人不敢直视。

    一看见那张脸,严舒茉就愣住了。

    抬起手,捏了捏自己的脸。

    想要确实是不是自己刚才被吓傻了,产生了幻觉。

    “咔擦!”没等她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副驾驶座的车门已经被人拉开了。

    白臣亚就斜椅在车门旁,挑眉看着她。

    “严舒茉,你们的车子撞到我了,是不是需要一个解释?”

    白臣亚薄唇微勾,黑曜石般的子瞳,闪烁着异光,仿佛神祗与撒旦的完美结合,一瞬不转的盯着她,像是要看进她的灵魂,看得人心悸。

    “白臣亚,你不要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转弯的时候没有减速,这场车祸的责任在你!”聿度一看清眼前的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他从来不信巧合,这么巧,他们一出门,就撞上的白臣亚。

    根本就是他故意的!

    “你说是我就是我,你当什么律师,怎么不去当法官?”白臣亚双手抱肩,靠在车门上,一脸无赖。

    “你们要是不认,车子我就停在这里,等着保险公司过来处理,但是你们也别想走。”

    “你……”聿度脸色一下就青了。

    他们要是真的陪他在这里耗,他今天跟严舒茉的约会就泡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