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茉没有再看他,转身就进了严家庄园。

    “茉茉……”白臣亚一步上前,却被门卫给拦了下来。

    这里是s市守卫最森严的庄园,他不能硬闯,更何况,这里是她家,他第一次正式拜访,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否则就输在起跑线上了。

    他只能等!

    -

    严家庄园里。

    严舒茉一进客厅,就避开了要追问她跟聿度情况的妈妈和哥哥,偷偷溜回了房间,一下就扑到了自己的床上。

    刚闭上眼,白臣亚的脸就浮现在脑海里。

    还有聿度刚才说的话……

    国际高级犯罪心理咨询师……

    难怪她一直觉得他不像实习员工,他身上总有那种让她看不透的感觉。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身份会这么让人吃惊。

    聿度说,这还只是他工作上的身份,他的真实身份,没有人知道……

    白臣亚的身上,到底还藏了多少秘密?

    他是来跟她道歉的,可是却什么都不肯解释,算哪门子解释?

    严舒茉翻来覆去的躺不住,嚯的坐了起来,扭头朝着阳台看过去。

    她刚才就这么跑进来了,都忘了跟聿度说再见,还有白臣亚,他还在外面吗?

    严舒茉甩了甩头,不想让自己去关心他。

    他要是不走,就让他在外面站一个晚上,他就知道她那天看着哥哥被抓有多伤心了……

    严舒茉恶狠狠的在心里腹诽,可下一秒,又忍不住爬起来,抓过抱枕,朝着阳台的走过去。

    趴在阳台上,努力的朝着庄园大门的方向看,想要找白臣亚的影子。

    找了半天,都没有看见半个人影。

    他走了?

    哼!还说要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

    “嘀嘀!”手机有短信的提示音。

    严舒茉连忙点开。

    短信是聿度发来的,只跟她说了“晚安”。

    她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短信,想要问问他脸上的伤怎么样了,可一想到聿度当着白臣亚的面说他是她的男朋友,心里泛起一丝怪异的感觉。

    他们明明不是男女朋友,他为什么要怎么说?

    不过聿度是哥哥的好朋友,应该不是坏人,他只是想要帮她吧……

    严舒茉想明白了,才给他回复了“晚安”。

    将手机放下,又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庄园大门,没让自己胡思乱想,钻到被窝里就睡了。

    严家庄园外。

    两个出色的男子,正在面对面的站着,无声的对峙。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聿度收到严舒茉短信的时候,嘴角勾起了一抹笑,看向白臣亚。

    “茉茉很单纯,她需要的是一个可以保护她,不会欺骗她的人,你太过复杂,不适合她。”

    “你除了在她面前装作谦谦君子,还能做什么?能调查出我背景的人,你有多简单?”白臣亚眸光一暗,眼神变得冷戾。

    “至少,我不会骗她,更加不会利用她!”聿度不甘示弱的道。

    白臣亚是天才,可他也不弱。

    “我没有利用她!你在故意挑拨我跟茉茉的关系?”白臣亚一步上前,伸手就揪住了聿度的衣领,“是男人,就该光明正大竞争!”

    “你以为,你骗了茉茉,还有跟我竞争的资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