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茉将心里的委屈都吼了出来。

    双眼泛红的盯着站在她面前的白臣亚。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你消失了之后,我气得想要找你,可是我发现我除了知道你叫白臣亚,什么都不知道……”

    严舒茉咬着唇,努力的往上看,想要忍住眼泪,可眼泪还是啪嗒啪嗒的从眼眶滚落。

    “我可以解释。”白臣亚心疼的想要上前,可严舒茉却避开了他的手,躲到了聿度的身后。

    那副样子,就像将聿度当成了自己的保护伞,深深的刺激着白臣亚的瞳仁。

    “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吗?”严舒茉抬起头,晶莹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他。

    白臣亚:“……”

    “他不能,我能。”聿度蓦地启唇。

    一直温润有礼的人,突然变得有几分强势,将茉茉护在身后,抬头直面气场强大的白臣亚。

    “白臣亚,国际高级犯罪心理咨询师,精通计算机和心理研究,年少成名,思维异于常人,行事作风诡谲,却嫉恶如仇。”

    聿度薄唇微启,一字一顿。

    话落,目光幽深的看向沉默的白臣亚。

    “可除了这些,跟白臣亚这个名字有关的一切就只剩下空白,白臣亚,你到底是什么人?”

    “……”

    周围的气氛,仿佛一瞬间低沉下来。

    严舒茉没有想到,聿度会调查过白臣亚,更加没有想到,他调查到的资料是这样的……

    白臣亚是好人,却是个谁也看不透的人。

    除了一个名字,和跟警方长期合作的身份,谁也不知道他来自哪里,家世背景如何。

    他就像一个谜团。

    在她以为要看清的时候,又会出现另外一个谜团,她永远都看不清他……

    “我是什么人,不需要跟无关紧要的人解释,茉茉,跟我走。”白臣亚见她小脸发白,以为她是被聿度的话吓到了,伸手就扣住了她的手腕。

    刚要将她拉到身边,聿度也伸手抓住了她另一只手臂。

    “我刚征得伯母的同意,跟茉茉交往,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在这里,你才是无关紧要的人,如果茉茉不愿意跟你离开,我不会让任何人带走他!”

    “不要逼我动手!”白臣亚咬牙切齿。

    正在交往……

    他不过离开了两天,她就有男朋友?

    他不信!

    一定是这个姓聿的胡说八道。

    “茉茉,跟我走,所有的事情我都会跟你解释。”

    “那你能现在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严舒茉咬着唇,茫然的看着他。

    她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就喜欢上了一个身份成谜的人。

    他的一切,她都不知道。

    他现在却让她相信他,她拿什么相信他?

    一腔热情吗?

    他是不是忘了,他两天前,刚亲手将她哥哥送进警局,在她恐惧无助的时候,一声不响的销声匿迹了。

    “……”白臣亚眯了眯黑眸,眼底掠过一抹幽光。

    严舒茉看着他沉默的样子,心脏抽痛,缩回了自己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我累了,要回家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