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白臣亚一拳将人揍倒在地,伸手就拉过严舒茉,将她护到了自己的身后,眯起黑眸,狠狠的瞪着想要占她便宜的聿度。

    他跟着他们一天了,看着别的男人在她面前献殷勤,看得他几乎要发狂。

    多少次,他都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带她走。

    可担心她会生气,最后都忍住了。

    谁知道聿度居然得寸进尺,想要亲她!

    白臣亚一拳还不够,正准备上去再不一拳的时候,严舒茉像是突然回过神,用力的甩开了他的手,扭头就朝着倒在地上的聿度跑过去。

    “聿哥哥,你没事吧?”严舒茉伸手将聿度扶起来,瞥见他嘴角沁出来的血迹,微微一愣,瞪向白臣亚。

    他消失了这么久,一出现就动手打人。

    聿度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

    “……”白臣亚刚要继续揍聿度的动作,对上严舒茉愤怒的眼神之后,就停住了。

    他站在那里,看着护在聿度身前的严舒茉,薄唇翕动,最后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看着她。

    他只是离开了几天,他们之间仿佛就隔了一个世界。

    她看着他的眼神里没有依赖,只剩下憎恶……

    他还没有来得及跟她解释,她就准备判他死刑了吗?

    “不用担心,我没事。”聿度伸手擦拭掉嘴角的血迹,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茉茉的手背,安抚她。

    “白先生是还觉得证据不足,想要再来我这里寻找什么证据吗?”严舒茉听见聿度的话,更生气了,朝着白臣亚看过去,径直的问道。

    白臣亚将她哥哥送进警局,是聿度在帮她哥哥的忙。

    她当时担心哥哥的时候,他不知道消失去了哪里,好不容易她哥哥终于没事了,他就出现了,一出现,就动手打帮她哥哥的人……

    严舒茉越想越生气。

    “警方已经调查清楚了,我哥哥不是坏人,他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还帮忙调查了方伟的案子,麻烦你下次擦亮自己的眼睛,免得诬陷好人!”

    “我知道……”白臣亚眸光闪了闪,薄唇微启。

    “知道你还来找我做什么?我又有什么值得你利用的价值了吗?”严舒茉气鼓鼓打断了他的话。

    “……”白臣亚刚要说什么,看见她身边的聿度,眸光闪了闪,走上前,刚要将严舒茉带走,聿度就更快一步的抓住了她的手。

    “茉茉,不要跟他去。”

    “白臣亚,你放开我,我不想跟你说话!”严舒茉甩开了他的手臂,就站到了聿度的身边。

    “茉茉,我没有利用你……”白臣亚狠狠的咬牙,看着碍路的聿度,想要揍他,看见护在他面前的严舒茉,只能忍。

    他已经让她误会了,不能再加深她的误会。

    “你早就知道我是严家大小姐,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接近我,不是利用我,是什么?”

    “……”

    “我当你是朋友,你调查方伟,调查严氏集团我都可以理解,但是你调查我哥哥,为什么从来没有跟我说过?那是我亲哥哥,你就没有想过,我会有多伤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