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叩叩!”房门响了两声,就被人推开了。

    夏长悦将聿度送的玫瑰花装到花瓶里,拿进了严舒茉的房间。

    看见她失落的小脸,走上前,伸手就将她抱进怀里。

    “我的小公主怎么了?是不是妈妈催你交男朋友,给你压力了?”夏长悦看着她泛红的眼眶,心疼的问。

    “妈妈,我心里难过……”严舒茉抱住夏长悦,一开口,就哽咽了。

    “是因为那个叫白臣亚的男孩?”夏长悦拍着她的背,问道。

    严舒茉嚯的抬起头看向夏长悦,没想到她居然一猜就猜到了。

    “傻丫头,你太单纯,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不止是妈妈,就是随便一个人,都能看出来你有心事。”

    夏长悦抱着她,像是在回忆什么,沉默了一会儿,才启唇。

    “其实我们一生都会遇见许多人,有些人会一直陪着你,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如果觉得舍不得,就偷偷的藏在心里,如果有缘分,一定会再遇见的。”

    “我才不是舍不得他,我讨厌死他了!”严舒茉气鼓鼓的咒骂,恨不得将白臣亚戳成筛子。

    “那就最好不过了,反正我也没见过那个叫白臣亚的,不过聿度我倒是见着了,我问过你哥哥,他在学校就是品学兼优,家世人品都跟你相当,更重要的是,他喜欢你,你要是也喜欢他,不妨试试!”

    夏长悦一提起聿度,就忍不住撮合。

    她舍不得女儿嫁人,可她的小公主二十一岁,总该谈恋爱了。

    “妈妈,我困了。”严舒茉松开手,就钻进了被窝里。

    夏长悦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替她盖好了被子,就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冲进严舒茉的房间,将她从被窝里捞了起来,说是聿度来接她了,将严舒茉收拾打扮好,就送上了聿度的车。

    千叮咛万嘱咐,不到晚上九点不许回来。

    “夏长悦,茉茉这两天在忙什么,我怎么连我女儿都见不到了?”严承池穿着睡袍下来,瞥见一辆车从严家大门驶离,皱着眉问道。

    夏长悦神经一凛!

    嘴角的笑容僵住了,半响,才磨蹭到他身边,小心翼翼的解释。

    “我爸这几天身体不太舒服,我让茉茉过去陪她外公了。”

    “真的?”严承池盯着她心虚的脸,挑眉。

    眼底的锐利,一闪而过。

    他怎么有一股预感,有人要拐他的小公主?

    刚才那辆车,他怎么没见过……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问瀚瀚!”夏长悦一见绷不住了,立马将烫手山芋丢到自己的儿子身上。

    “咳咳……”严舒瀚刚喝进去的水,差点一口喷出来。

    错愕的瞪大了眼睛,看向自己的亲妈。

    他一定是捡来的……

    “我突然想起来,灵儿昨天问我这个月什么时候有空,她想要跟易海音来我们家做客。”夏长悦看着迟迟不开口的儿子,扭头看向严承池,又慢悠悠的补上一句。

    顿时,严舒瀚放下了手里的水杯,想也不想的开口。

    “外公这两天身体确实有些不舒服,我昨天回来的时候,外婆特意交代了让茉茉今天过去陪外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