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聿度提步上前,嘴角泛起苦笑。

    “不是的,我不是在骂你,我骂的是……”严舒茉想起白臣亚,眸光一暗,咬住唇,不想要提他的名字。

    “既然骂的不是我,那我准备去接你哥哥,你要跟我一起吗?”聿度从容的问道,仿佛刚才的失落只是错觉。

    像个大哥哥一样,抬手捏了捏严舒茉的小脸。

    “去!当然要去!”不等严舒茉反应过来,她身边的夏长悦已经迅速的开口,转身就让管家去给茉茉拿外套和包包,就将她推给了聿度。

    临走前,还压低了声音提醒。

    “我看你哥哥这个朋友就不错,长得白白净净,又高又帅,你要是喜欢,还可以让你哥帮忙牵线,近水楼台先得月!”

    “……”严舒茉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就被推上了车,扭头看向驾驶座上的聿度,发现聿度也在看着她。

    “伯母看起来很年轻,就像你的姐姐。”聿度薄唇微启,眸光温柔的看着迷糊的严舒茉。

    严舒茉刚反应过来夏长悦的话,正是最不自在的时候,听见聿度的话,莫名的心虚起来。

    “我妈妈她,被我爸宠坏了。”严舒茉咬了咬唇,笑着道。

    说完,又重重的点头。

    对的,妈妈就是被爸爸宠坏了,要是让爸爸知道她居然要去倒追男生,一定会打断她的腿的。

    “伯父伯母很恩爱,你羡慕这样的感情吗?”聿度发动了车子,笑着问道。

    语气很平静,就像是在闲话家常,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被冒犯。

    “羡慕也没有用,我爸爸有我妈妈了。”严舒茉惆怅的道。

    她也想要找一个像爸爸一样专一又宠老婆的男人。

    “你也一定会遇见你的真命天子。”聿度淡淡的启唇,看着她的眼神越发宠溺。

    严舒茉听见他的话,心情却有些失落。

    她喜欢的人,不喜欢她就算了,还从头到尾都在利用她……

    她就这么差吗?

    “你很好,不用怀疑自己,是你遇见的人没有眼光,不懂得珍惜。”聿度像是看出了她的失落,蓦地启唇。

    闻言,严舒茉微微一愣,旋即抬起头,歪着脑袋看他。

    诡谲的眼神,将聿度看得头皮发麻,忍不住问她。

    “我说错什么了吗?你的眼神像是要吃了我。”

    “没错,说的太对了,所以我在想,你是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严舒茉一脸认真的开口。

    “噗!”聿度忍俊不禁,轻笑出声。

    “茉茉,你真的很可爱。”

    聿度看着她的眼神微微变化,眼底泛起丝丝的光芒。

    严舒茉被他夸得不好意思,小脸绯红,诱人采撷。

    “唰——”车子在警局前停下来。

    聿度很绅士的从车子上下来,绕到副驾驶座替她开门。

    “你如果不想进去,可以在车上等我,我只是替你哥哥处理一下手续上的问题,应该很快就能出来。”聿度贴心的问道。

    严舒茉想了想,乖巧的点头。

    她是来接哥哥的,有聿度这个大律师在,她进去也帮不上什么忙。

    不如留在外面等哥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