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茉的脑子里就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让她接电话,一个让她对白臣亚死心……

    等她终于下定决心要接电话,电话已经挂断了。

    他就不能再多坚持一秒钟吗?

    严舒茉将手机压到枕头底下,又气愤的捶了枕头一拳。

    混蛋,她再也不想接他的电话了……

    可想了想,她又觉得不甘心。

    撩完就跑,他当她是什么?

    严舒茉将手机从枕头底下拿出来,盯着他的电话号码,看了半天,最后手指一抖,就拨了出去。

    刚想要挂断,想了想,又忍住了。

    等他接起来,她要先骂他一顿再挂电话,然后就将他拉黑,让他想要骂回来都没有机会!

    对,就是这样!

    让他也尝尝她的厉害!

    严舒茉这么一想,双手捧着手机,就盯着屏幕一动不动。

    等了又等,电话都没有人接。

    她都已经打三次了,他一次都没有接。

    是心虚了吗?

    “白臣亚,你混蛋!”严舒茉气得差点摔了手机,愤愤不平的将手机关机,才钻进被窝里睡觉。

    她决定明天就去换掉电话号码,以后就当没有认识过白臣亚。

    就算他出现在她面前,跪着求她原谅,她都不会原谅他,还要端着一盆冷水,直接从他的头上浇下去,让他滚蛋!

    -

    一夜无眠。

    严舒茉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顶着一双熊猫眼下楼。

    准备犹豫着要不要去上班,就看见夏长悦快步的朝着她走过来,伸手将她拉到了沙发上。

    “茉茉,怎么样?你喜欢吗?”夏长悦一脸的笑意,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什么怎么样?”严舒茉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听见她的话,一脸的茫然,感觉自己的脑袋都不转了。

    “还能是什么,妈妈当然是问你人了,你觉得人怎么样?”夏长悦着急的追问道。

    严舒茉立时恍然。

    她怎么忘记了,她当时去告白的时候,妈妈是知道的。

    只是后来出了哥哥的事情,她以为妈妈不会记得问她了,所以就准备蒙混过关。

    没想到一知道哥哥没事,妈妈就找上门了……

    “不怎么样,我之前肯定是看走眼了,他就是一个混蛋,我现在一点都不喜欢他,要是让我看见他,我还会毒打他一顿!”

    严舒茉一想到昨天晚上的电话,就气不打一处来。

    张口就把白臣亚骂了一顿。

    “这么差劲吗?我怎么看着那孩子长相清秀,言谈举止也很有分寸……”夏长悦看着自己宝贝气鼓鼓的小脸,透着不解。

    闻言,严舒茉微微一愣。

    见过?她妈妈什么时候见过白臣亚?

    白臣亚来他们家了?!

    “人还等在外面,说是不进来打扰你了,等你醒……”夏长悦像是看懂了她的疑惑,朝着客厅外一指,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聿度。

    夏长悦:“……”!!

    严舒茉:“……”!!

    她妈妈说的人是聿度?那她刚才骂的人不就是……

    “原来我给你的第一印象这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