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茉心里一沉,刚要说什么,就见严舒瀚出现在门口。

    他俊美到极致的脸庞上,是一如既往的淡定。

    “我就是严舒瀚。”

    “哥哥!”严舒茉连忙小跑着上前,着急的抓住他的手臂,“我有急事要跟你说,是关于方伟……”

    “什么事都慢点再说。”严舒瀚打断了了她的话,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让秘书先带出去。

    “不是的哥哥,是很重要的事情……”

    “严先生,警方掌握了切实的证据,已经正式批捕了严氏集团投资部部长方伟,在他的办公电脑里,也找到了他洗钱的犯罪证据,其中有几份合作案,是你亲自签名同意的,我们需要你回去配合我们进行调查。”

    严舒茉的话,再一次被打断了。

    她什么都还来不及说,警员已经走上前,准备带严舒瀚离开。

    “你们一定是弄错了,这件事跟我哥哥无关,严氏集团不会做违法的事情,我哥哥也不会,一定是方伟陷害的……”

    严舒茉拦在严舒瀚面前,急得眼睛都红了,说什么也不肯让人将严舒瀚带走。

    都是她不好,她应该聪明一点,早一点发现白臣亚的不对劲。

    早一点将方伟的事情告诉哥哥,让哥哥小心,就不会出事了。

    都是她的错,都是她害了哥哥……

    “茉茉,哥哥只是去配合调查,不会有事,你听话,先让秘书送你回家。”严舒瀚眸光微闪,神色很平静,淡淡的启唇。

    见茉茉红了眼,心疼的给她擦眼泪。

    “真的会没事吗?”严舒茉抓住他的手,哽咽的问道。

    她现在恨死白臣亚了。

    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为什么要对付她哥哥?

    “哥哥跟你保证,一定会没事,你先回家,陪着妈妈,让她不用担心,知道吗?”严舒瀚抱了抱她发抖的身子,才示意秘书送她离开。

    不愿意她看着他被人带走的样子……

    “哥哥……”严舒茉一步三回头,磨蹭着就是不肯走,可对上严舒瀚嘱托的目光,还是咬牙出了总裁办公室。

    下了楼,就准备回投资部拿自己的包。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投资部里已经炸开了锅。

    “真没想到方伟是这样的人,严氏集团现在可是被他害惨了……”

    “人不可貌相这句话是对的,亏我当初还觉得他是好人……”

    “方伟现在被带走接受调查,证据确凿肯定是逃不了了,听说还牵连了总裁,你们说,总裁不会有事吧……”

    “……”

    严舒茉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议论,心口像是被针扎一样。

    大步的进了办公室,将包包拿起来,转身的瞬间,目光落到白臣亚原来的位置上,脚步微微一顿。

    眼神瞬间变得暗淡……

    只迟疑了一秒,就出了办公室。

    秘书已经在楼下等着她,一看见她出来,就恭敬的将她送回了严家庄园。

    “爸爸!”严舒茉一回到家,立马就扑进了严承池的怀里嚎啕大哭。

    “你快去救哥哥,哥哥被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