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一口气冲进了他的卧室,砰的一下关上门,才靠在门板上喘气。

    眼前全是自己刚才不小心看见的画面……

    鼻子下突然涌出一股热流,她伸手一摸,瞥见指尖鲜红的鼻血,俏脸顿时红得像是能滴出血。

    慌忙的在房间里找起纸巾。

    她要赶紧将鼻血擦掉,不然让白臣亚看见,丢死人了……

    等她好不容易止住鼻血,将沾了血迹的纸巾都藏到垃圾桶,才松了一口气。

    重新走回门边,整个人都贴到门板上,小心翼翼的扒开一条门缝。

    瞥见门外并没有人,白臣亚还在浴室里。

    严舒茉这才放心的打开门,正要往外走,听见浴室里传来声音,又莫名的缩回脚,刚才看见的画面,不停的在她的脑子里回荡……

    她现在一想起来,她就忍不住心跳加速。

    严舒茉往回走,在他的书桌前坐下来,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要先离开。

    可万一她走了,白臣亚误会了怎么办……

    她至少要告诉他,她刚才不是故意看他不穿衣服的样子……

    严舒茉久久等不到白臣亚从浴室里出来,百无聊赖的打量起他的卧室。

    她不是第一次来了,可每一次,意识都不清醒。

    仔细想起来,她还真的没有好好的看过白臣亚的卧室。

    严舒茉往后退了一步,退到门口。

    白臣亚的卧室,很整洁,甚至整齐的有些不像男人的卧室。

    没有太多的家具,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外加一个书架。

    他的书架很大,上面摆满了世界名著,还有一些很高深的书……

    严舒茉随便抽出了一本。

    《心理剖析》

    什么鬼?

    他无聊的时候,就看这种书?

    严舒茉将厚厚的书放了回去,又抽了一本。

    《正常人的思维》

    他喜欢看这种书,一看就不太像正常人的样子。

    想到自己除了课本之外,只会看小说,严舒茉吐了吐舌头,又塞了回去。

    果然天才跟他们这种普通人是不一样。

    “《管理与管理理念》,总算有一本我能看懂的了。”严舒茉大眼睛一眨巴,兴奋的朝着那本书伸手,将它从书架上抽了出来。

    “咔擦——”

    随着她将书抽出来的动作,书架上蓦地弹开了一个暗格。

    严舒茉一下就愣住了。

    看着眼前的厚厚的一叠资料,本能的想要将书放回去,目光瞥见最上面的几个大字,“严家大小姐”这五个字,瞬间就抓住了她的眼球。

    明知道不应该看他的东西,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缓缓的朝着暗格里的文件伸了出去……

    -

    浴室里。

    白臣亚健硕的身躯站在花洒下,任由冰冷的水花不断的在他的身体上冲刷着……

    他的眼前,不断的闪现出她刚才倒在他怀里的画面。

    她的手只是不小心碰到了他的……

    他居然当着她的面起了反应,她会不会误会,觉得他是个变态?

    白臣亚俊美的脸庞上,覆盖着一阵隐晦不明的光芒。

    甚至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将她拥进怀里的冲动,只能不停的冲着冷水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