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她微微一愣,下一秒,脸就红了。

    脑子里,莫名的闪过当初在办公室,他用他的杯子给她倒水的画面。

    他当时还跟她喝了同一杯水……

    “不是口渴,怎么不喝?”白臣亚像是没有察觉到她在想什么,走上前,伸手就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你身体还没有好,多喝温水。”

    “……”严舒茉对上他宠溺的眼神,原本紧张的心情,越发的绷紧了,咬着唇,半响都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反应。

    等她回过神,白臣亚已经收回手,将杯子放下,就提步朝着浴室的方向走。

    他有洁癖,出门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严舒茉看着他进了浴室,双手绷着水杯,就坐到了沙发上。

    抬头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蠢死了……

    刚才那么好的机会,她说什么想喝水,就应该直接告诉他,她喜欢他。

    没准他就不是给她倒水,而是直接给她一个拥抱了。

    现在一停下来,她有点不敢说了怎么办?

    严舒茉正纠结着一会儿自己要怎么打开话题,就见浴室的门嚯的拉开了。

    白臣亚光洁着上身,露出被水打湿的俊脸,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薄唇微启。

    “我忘了拿睡衣,在衣柜的最左边,就在衣架上,你能不能帮我拿一下?”

    白臣亚的声音透着磁性,就像悠扬的大提琴缓缓的响在耳边。

    严舒茉一下就愣住了。

    呆滞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娇小的身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他的卧室走过去。

    脑海里,不断的冒起粉红泡泡……

    洗澡忘记带衣服什么的,最容易发生意外了,她等一下要不要趁着给他送衣服的时候,做点什么?

    没准生米煮成熟饭,他就从了她了……

    “砰——”严舒茉一紧张,差点被衣柜夹到手。

    拿着白臣亚的睡衣,脸颊不自觉的红了。

    咬住唇,攥紧了手里的睡衣,朝着浴室走过去。

    浴室里,白臣亚正在洗澡,水声哗啦啦的一直没停,严舒茉就站在门口,忘了伸手敲门,就一直站着。

    明明浴室门的关得很紧,她什么都看不见,可眼前,却一直浮现出他精壮的胸膛,结实的腹肌,性感的人鱼线……

    严舒茉吸了吸鼻子,害怕自己再想下去会流鼻血,连忙伸手敲门。

    看见浴室的门打开,她哪里还记得自己刚才想要扑倒白臣亚的豪言壮语,将衣服往他手里一塞,转身就想要跑。

    “茉茉……”

    白臣亚刚一开口,严舒茉立时神经绷紧,脚下一个打滑,人就朝着后面摔了过去。

    “啊——”

    严舒茉害怕的尖叫了一声,双手胡乱的抓着身边的东西。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摔倒的时候,白臣亚手一伸,就将她捞进了自己的怀里。

    “谢谢你。”严舒茉勉强站稳,刚想继续说什么,瞥见白臣亚光洁的胸膛,目光不自觉的往下看……

    “啊——”

    更惨烈的尖叫,瞬间爆发。

    她双手捂住眼睛,娇小的身体像是发射的火箭一样,猛地朝着白臣亚的卧室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