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那就是喜欢!”夏长悦眼睛一亮,连忙抓住了她的手,“告诉妈妈,他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家里都有什么人?”

    “我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哪里顾得上问这些……”严舒茉俏脸一红,扭头就钻进了被窝里。

    半响,又从被窝里钻出一颗脑袋,看向夏长悦。

    “妈妈,我可以跟他告白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喜欢他,就可以告诉他,不管他是不是喜欢你,你都要主动争取,只要努力过,自己就不会有遗憾。”夏长悦看着单纯懵懂的女儿,鼓励完她之后,又忍不住给她支招。

    当初在学校里的时候,严承池可是校草,又是天才少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暗恋呢。

    她这个学渣倒追他的时候,吃了多少的闭门羹,被人嘲笑了多少次……要不是她心脏强大,早都扛不住放弃了。

    可恶的是,她是后来才知道,严承池明明对她一见钟情,还故意若即若离的看着她倒追他,被全校的女生笑话。

    气死她了!

    夏长悦现在宁可承认是自己倒追严承池,将男神追到手,也打死不承认,她当初是蠢的入了严承池的套,乖乖的送上门……

    在夏长悦的鼓动和怂恿下,严舒茉掐准了投资部的下班时间,就提前一步到了白臣亚的小公寓门口,等着他回来。

    “叮!”电梯到了。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白臣亚就愣住了。

    看着站在他家门口的严舒茉,他有一秒钟,怀疑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可他眨了眨眼睛,她还在……

    “白臣亚,你还要看多久,我脚好酸。”严舒茉见他一直愣着不上前,委屈的咬着唇嘟哝。

    “……”白臣亚像是入了魔,身体本能的朝着她走过去,从包里拿出钥匙,开了门,让她进去。

    然后,他关上门,跟着她,一起走到沙发前……

    他的动作,全是机械性的,像是不受自己的理智的控制,只是在做应激反应。

    等他回过神,蓦地伸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磁性的声音,透着一丝黯哑。

    “你怎么会来这里?”他以为,她被她的家人叫回去,应该会好好在家休息几天,可才过了半天,她就出现在了他家门口。

    “我是来找你的。”严舒茉晶莹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想要说什么,可一紧张,就变成了。

    “我口渴,你家有水吗?”

    话落,看着愣住了的白臣亚,严舒茉好像抬手扇自己一个耳光。

    还有人比她蠢吗?

    大老远跑过来告白,结果一开口却是问他家里有没有水……

    他会不会觉得她是故意跑过来逗他玩儿的?

    “有,你要矿泉水还是白开水?”白臣亚黑眸幽深,像是在好奇她想做什么,转身就朝着冰箱走过去,刚拿出一瓶冰水,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转身进了厨房,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放到了严舒茉的面前。

    严舒茉端起面前的杯子,刚要喝水,眼角的余光,就瞥见白臣亚的手里,还端着另外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