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看着赖在他家不走的尚凌司,正准备赶人,就瞥见了从外面走进来的娇小身影。

    “爸爸!”严舒茉一出现,立时拔腿朝着严承池的方向跑了过来,二话不说,猛地的扑进他怀里,伸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

    朝着严承池的俊脸,亲了一下。

    “爸爸,你回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我可想你了!”

    “哼,你失踪怎么不提前告诉爸爸?你知不知道,接到你哥电话,我跟你妈妈有多担心你?”严承池揪住了严舒茉的小脸,语气不悦。

    “你倒好,醒了也不好好在家休息,急着跑出去找什么人?那个救了你的小子?他比爸爸重要,嗯?!”

    严承池一连几个问号,每个都设了坑,不管严舒茉怎么回答,都不对。

    只能继续搂着他的脖子撒娇。

    “我最爱爸爸了,谁都没有爸爸重要,我保证!”严舒茉举起三个手指,一脸真诚。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一出国,你就天天往某人那里跑,真当我那么好骗?”严承池往尚凌司的方向瞥了一眼,声音低沉。

    “爸爸,我那是替美丽叔叔相亲呢,等他找到心爱的人,你不就少了个情敌,我可是一心替你着想,你不能狗咬吕洞宾。”

    严舒茉狡黠的大眼睛一眨巴,反过来跟严承池邀功。

    “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严承池挑眉,冷冷的问道。

    “谢就不用了,爸爸不误会我就好了。”严舒茉连忙乖巧的开口。

    眼见就要平安度过,她才松了口气,坐到严承池的身边。

    可还没等她喝口茶,严承池就又沉下声,让她站了起来。

    “爸爸……”严舒茉被吓了一跳,乖乖的在他面前站好,双手可怜兮兮的捏着耳朵,嘟起嘴。

    不明白自己又哪里做错了,惹他这么生气,脸色都黑了。

    严舒茉小心翼翼的扭头看向她身后的尚凌司,用眼神求救,可尚凌司却只是冷漠的看着她,视而不见。

    两个大魔头商量好的?

    严舒茉心里咯噔一下,越发紧张了。

    用力的吞了吞口水,等着严承池开口。

    可等了半天,严承池都没有说话,像是在体罚她,就是让她站着不动。

    一直站到严舒茉心里发虚,忍不住开口嘟哝。

    “爸爸,脚好酸,要抱抱,要坐沙发……”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严承池无视了她的抱怨,径直的问道。

    严舒茉一听,愣了。

    她昨天这么可怜,都要被方伟害死了,她爸爸不心疼她,居然还问她错在哪里?

    她错了吗?

    严舒茉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脸的茫然。

    刚想要装可怜,就听见严承池又幽幽的启唇。

    “你昨天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衣服换了,谁换的?”

    “……”严舒茉一愣。

    她昨天都昏迷了,哪里知道是谁换的……

    等等,她昨天一直跟白臣亚在一起,不是她换的,那就只剩下……

    严舒茉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严承池问这句话的意思,俏脸蓦地一红。

    她的衣服是白臣亚换的,那不是被他看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