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你去哪?”白臣亚蓦地伸手扣住她的手腕,薄唇微启。

    见她着急的样子,拧起眉。

    “我有急事,得先走了!”严舒茉回头看了他一眼,来不及解释,就匆忙的朝着门外跑。

    “……”白臣亚看着自己落空的手,无声的握成拳。

    回响着她刚才没有说完的话。

    她那么郑重其事的想要跟他说什么?

    她喜欢什么?

    白臣亚站在原地,明明办公室里只是少了一个人,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变得低迷。

    他敛起眸,眼神变得幽暗。

    以他现在的身份,为了不影响工作,应该离她越远越好,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想要靠近她的冲动。

    她只是当着他的面这么跑出去,他都忍不住想要去追,担心她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会不会被人欺负……

    “嗡嗡……”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白臣亚眸光闪了闪,想起自己忽略的正事,连忙接起电话。

    “那些文件都查过了?情况怎么样?”

    “跟你猜测的一样,资本市场里突然多出来的那些资金就是从严氏集团的投资案里流出来的,而且根据你刚才发给我的资料,可以肯定的是,那些投资案,都是由严氏集团的总裁严舒瀚亲自批准,他是第一责任人。”

    “……”白臣亚拿着手机的手,蓦地一紧。

    真的是严舒瀚亲自批准的投资案,那么事情的复杂程度,就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样一来,等于整个严氏集团都有牵连!

    “事情调查到这一步,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你我可以决定的了,照往常的习惯,你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应该转交给……”

    “等等,先别这么快下结论,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白臣亚蓦地启唇,黑眸里,闪过一抹笃定。

    他现在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什么,只是凭借着一股直觉。

    他跟踪方伟三个多月,深知方伟是多狡猾的人。

    可自从他进入严氏集团之后,几次调查都格外的顺利。

    他一定还忽略了什么……

    “不聊正事,那聊点私事吧?你之前带回家的那个女孩,拿下了吗?”安斯·西里尔的语气,又变得吊儿郎当。

    充满了八卦的意味。

    没等他问完,白臣亚已经挂了电话,将手机放进口袋,提步准备离开办公室。

    “你们听说了没,董事长和董事长夫人从国外回来了……”

    “真的假的?不是说要等到月底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据说是因为严家大小姐病了,具体什么情况,就不清楚了……”

    “好好奇严家大小姐长什么样子,你们说,她会像传言中那样倾国倾城,还是真的貌丑无颜?”

    “别瞎猜了,照我说,看我们董事长和董事长夫人,就知道肯定是个美女,你们别忘了,我们总裁可是个超级大帅哥,大小姐跟他是双胞胎,能丑吗?”

    “也对,可要真的是美女,怎么没有人见过……”

    “……”

    白臣亚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听着外面的议论,眸光透着一丝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