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白臣亚刚要关上电脑,已经来不及了……

    看清站在门口的人,他身体一僵。

    怎么会是她……

    白臣亚松开撑在桌子上的手臂,提步上前,伸手将严舒茉拉进怀里,大手迅速的覆上她的额头。

    “烧退了。”

    白臣亚像是在自言自语,轻声的吐了几个字,旋即,回过神,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又沉下声。

    “严舒茉,你身体没有好,来公司干什么?”

    “我没事了……”严舒茉小声的嘟哝,说完,晶莹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欲言又止。

    像是想要问什么,又不敢问。

    被她这样盯着,同样紧张的人还有白臣亚。

    他不确定她刚才看见了多少了,现在又在怀疑什么。

    倘若她现在走的方伟的电脑看一眼,就会发现他正在破译方伟的电脑……

    她是严家大小姐,应该会毫不犹豫的通知保全。

    “严舒茉……”

    “白臣亚……”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沉默,看着对方。

    “你先说。”白臣亚抬起头,淡淡的启唇。

    “你昨天……我哥哥他没有揍你吧?”严舒茉弱弱的启唇,说完,紧张的咬住唇。

    她一觉睡醒,就发现自己已经在家里了。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记得一点,可是大部分都是模糊的,只记得自己很难受,想要找爸爸和哥哥,可是爸爸和哥哥都不在。

    然后,她就听见了白臣亚的声音。

    他好像一直在照顾她……

    可是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守在她身边的人,变成了哥哥。

    哥哥说她身体不舒服,晕倒了,被人送进了医院,等他赶到的时候,送她进医院的人已经不见了。

    可她总觉得送她进医院的人,应该是白臣亚。

    可他为什么不等她醒,就走了?

    严舒茉来之前,还一直在担心,是不是哥哥将他揍了一顿,担心她发现,才会故意说没有见到人。

    “昨天在医院通知你哥之后,我临时有急事先离开了,没有见到你哥哥。”白臣亚看着她纠结的小脸,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她大病未愈,第一件事,居然是担心他……

    直到这一刻,白臣亚才发现,不管她是严家大小姐,还是那个小实习员工,她都只是严舒茉。

    时而呆萌贪吃,时而精明古怪的小狐狸……

    更重要的是,他喜欢的只是这只小狐狸。

    跟她的身份无关……

    严舒瀚既然希望她能继续无忧无虑的留在投资部实习,他可以为了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真的没有见到吗?我还以为哥哥骗我。”严舒茉明显松了一口气,人一下就蔫了,朝着自己的办公桌走过去,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早知道白臣亚没有见到她哥哥,她就不用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一大早跑来公司了。

    “你很怕我见到你哥哥?为什么?”白臣亚眸光一闪,薄唇微启。

    “没、没什么,我哥哥可凶了,他不喜欢陌生人跟我走的很近,老担心有人会欺负我。”严舒茉心虚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