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我性取向很正常。”白臣亚无奈的解释。

    脑海里,闪过的是严舒茉娇俏的小脸。

    他原本打算等这次任务结束,正式的去拜会一下她的父母,如果她愿意,带她去他家。

    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她是严家大小姐……

    严舒瀚的亲妹妹。

    而他现在要调查的人,是她的亲哥哥。

    如果这件事真的跟严舒瀚有关,那么他跟她,就会成为对立的关系。

    到时候,他们还能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

    “嘀嘀!”电脑上,响起邮件的提示音。

    白臣亚敛起眸,“妈,我还有工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挂了。”

    他将手机放下,提步走到电脑前,伸手打开了邮箱,点开了刚刚发送过来的邮件。

    邮件上的资料,详细的记录了有关严氏集团的家族成员信息……

    白臣亚面容冷峻,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一目十行的浏览着关于严舒茉的一切消息。

    他告诉自己,他是为了完成任务。

    可只有他自己的心知道,他想要知道她经历过的每一件事情……

    安斯·西里尔给的资料,很多很杂,备注里特意注明了,严家为了保护严舒茉,放出了很多亦真亦假的消息。

    导致在筛选的时候,根本分不清真假,只能让白臣亚自己去辨别。

    白臣亚的目光落到她小时候的资料上,瞥见最下面的一行资料,显示她被人绑架的日期,子瞳微微一紧。

    这一天,他一辈子都不会忘。

    因为那是改变他人生理想和目标的一天,可他没有想到,严舒茉居然也在同一天被人绑架了……

    “你不用管我了,你先走吧……”

    “没有门,可是有狗洞……”

    “我哥哥可厉害了……”

    一道稚嫩的声音,又如梦魇般,开始在他的耳边回响。

    白臣亚伸手按着头,第一次觉得,他的记忆不完整。

    他似乎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人,还有对那个人的承诺……

    可是为什么,他除了这些断断续续的话,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白臣亚看着资料,将这句话,反复的看了几遍。

    她病发的样子,他看见过。

    好好的一个人,一瞬间就会变的很孱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没了呼吸。

    只是看着这样的文字,他的心脏都像是被人掐着,疼痛的难以承受。

    白臣亚将鼠标松开,双手按着额头,靠到了椅背上。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排除了私人的情绪之后,重新投入案件的分析当中……

    彻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就只是换了一身衣服,重新戴上了黑框眼镜,就出了公寓。

    没有径直的去公司,而是绕到了医院。

    “白先生,你要探视的病人,她的家人已经替她办理出院手续了。”值班的护士客气的提醒。

    “……”白臣亚眼神微闪。

    看来严舒瀚对这个妹妹的在乎,远远超出外界的传言。

    只是一个晚上,就将人转移了,是担心她的行踪暴露,留在医院里会有危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