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白臣亚目光闪了闪,对金特助的打量不避不闪,十分的坦然。

    提步朝着严舒瀚走过去。

    “是你送茉茉来医院的?在停车场,跟踪我的人,也是你?”严舒瀚开门见山的问道。

    严家医疗团队的人,已经替茉茉做过全面系统的检查,白臣亚没有占茉茉的便宜,还替她做过冷静处理,控制了她体内药效的发挥。

    只不过茉茉的体质太弱,一热一冷,反倒发烧了,还引起了其他的并发症。

    还好白臣亚及时的送她来医院……

    算起来,白臣亚是茉茉的恩人。

    “我跟踪的不是你,是严舒茉。”白臣亚站在严舒瀚面前,俊美的脸庞上,表情很淡,没有阿谀奉承。

    “方伟让她出去应酬的时候,我在办公室,担心她出事,所以一直跟着她去了西餐厅,后来接到她的求救电话,才上去将她带走了。”

    说到这里,白臣亚才缓缓抬起头,直视着严舒瀚,一字一顿。

    “我当时并不知道她是严家大小姐。”

    如果他早一步知道,他不会在那种情况下,暴露自己,将严舒茉带走。

    传言,严舒瀚极为宝贝自己的妹妹,有他在,方伟根本不可能伤到严舒茉一根头发。

    “你现在也必须假装不知道。”严舒瀚想也不想的启唇。

    “茉茉想要留在投资部实习,我不希望因为她的身份暴露,让她不开心,方伟的事情,我会处理,你只需要假装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依旧做茉茉同事,在她身边保护他,严氏集团不会亏待你。”

    严舒瀚说完,就让金特助送白臣亚离开。

    白臣亚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还睡在病床上的严舒茉……

    她还睡着。

    乖乖窝在被窝里的模样,更像一只小狐狸了。

    这样呆萌的女孩,怎么会是神秘的严家大小姐?

    他喜欢上了任务对象的亲妹妹……

    白臣亚眼里的光色变得复杂,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确定她不会有事,才提步离开医院。

    谢绝了金特助的护送,自己到路边打车,回了公寓。

    公寓的门,已经在第一时间修好了,严舒瀚甚至让人替他收拾过屋子。

    他是个很可怕的对手……

    没有一句威逼利诱,却在细节上,无声的透出警告。

    倘若他乖乖配合,日后肯定少不了好处。

    可要是他不识相,后果自负……

    白臣亚现在担心的,却不是这个问题。

    他快步进了卧室,走到书架前,推开了暗格,从里面取出了文件夹,确定里面的文件,都没有被人翻动过,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拿起手机,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替我查一个人。”白臣亚薄唇微启,语气里,透着一丝异样的情愫。

    “大晚上的,你给我打越洋电话就是为了给我指派任务?我说白少爷,你这样不仅会没女朋友,也是失去朋友的!”

    安斯·西里尔顿时就跳脚了。

    他为什么要有这种自己没有性生活,还要破坏别人美好夜晚的朋友?

    “你要查谁?”

    “严家大小姐,严舒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