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砰——”

    严舒瀚大步的走了进去,在整洁的公寓里扫了一眼,就提步朝着卧室里走。

    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半个人影。

    “大少爷,客厅厨房和浴室都找过了,没有找到人,不过看见了大小姐的裙子……”金特助小心翼翼的回禀。

    话落,严舒瀚就推开他,大步的朝着浴室走过去。

    看见茉茉湿哒哒的裙子就挂在浴室里,浴缸里的水还没有放掉……

    严舒瀚子瞳一紧,脸色变得铁青,旋即,走上前,手指往浴缸里一伸,察觉到浴缸里的水温度是冰的,眉心微微一拧,眼底掠过一抹狐疑……

    “去查白臣亚的下落,一定要将这个人给我找出来!”

    “嗡嗡——”

    严舒瀚话音刚落下,手机就响了。

    他拿出手机,瞥见上面的来电显示,子瞳猛地一缩!

    -

    医院里。

    白臣亚抱着浑身发烫的严舒茉,急匆匆的进了急救室。

    看着不停喊难受的人儿,他俊美的脸庞上,全是担忧……

    这是第二次了。

    他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第二次他抱着她进医院。

    “爸爸抱抱……”严舒茉像是烧糊涂了,不停地呓语着。

    一会儿喊哥哥,一会儿喊爸爸。

    “病人不仅是发烧,她的身体还有其他的并发症,手术需要家属签字,请问病人的家属在哪里?”医生很快从急救室里出来,朝着白臣亚问道。

    “我是她男朋友。”

    “病人高烧不退,我会先替她做降温处理,这是病人身上掉下来的手机,你可以尽快通知她的家属过来签字。”

    医生说完,又一头扎进了急救室。

    白臣亚站在急救室门口,手上拿着医生给的手机,眉心微微一拧。

    她的家人……

    她记得她说过,她爸爸妈妈出国了。

    “我哥哥是全世界最厉害的哥哥……”严舒茉的话,又闪过耳边。

    白臣亚低头看着手机,迅速的找到了备注“哥哥”的那个号码,拨了过去。

    “严舒茉现在在医院,手术需要家属签字……”

    白臣亚简单的说完,就将电话挂了。

    跟着医生一起将严舒茉转移到了病房里。

    看着她娇小的身子上,连接了各种仪器,白臣亚的眉心一直紧紧的拧着。

    脑海里,不自觉的回想起他们离开公寓前的那一幕……

    只差一点点,他就会要了她。

    倘若不是她抱着他,依赖的蹭在他怀里,小声的嘟哝着那句:“小白,难受……”

    她知道她身边的人是他。

    她一直很信任他。

    他不希望自己亲手打碎这样的信任,就算要得到她,也应该是在她意识清醒的情况下。

    白臣亚坐到她身边,伸手握住她冰冷的小手,无比的庆幸自己恢复了理智,将她送到了医院。

    “哥哥……”高烧退了,严舒茉迷迷糊糊的开始呓语。

    听见她的声音,白臣亚眸光微闪,一瞬间就想起自己刚才打的那个电话。

    刚才太担心她没有多想,可现在想起来,怎么突然觉得电话里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