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瀚眸光一暗。

    转身重新走回了客厅里。

    让管家拿出餐厅的平面图,就开始在上面备注路线。

    带茉茉走的人,不是普通人,否则餐厅的监控不会拍不到他们离开的路线,只在他们离开大堂时,捕捉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严舒瀚闭上眼睛,在脑子里开始回忆。

    假设是他想要将人从餐厅带走,一定不会直接坐电梯离开……

    凭借着一种直觉,他很快就在平面图上,绘制出一条完美的路线。

    将笔扔下来,就站起身。

    “我要重新回餐厅看看!”

    “我陪你一起。”尚凌司二话不说,就跟着他一起出了严家,开着车重新回了西餐厅。

    朝着严舒瀚绘制的路线,果然看见了有人从这里走过的痕迹。

    甚至还在地上捡到了一个掉落的发夹。

    “是茉茉的!”严舒瀚一看见那个发夹,子瞳蓦地一紧。

    他猜对了,那个人就是带着茉茉从这条能最大程度避开监控的路线离开的。

    可光是这样还不够,他现在只能确定茉茉是怎么离开餐厅,却不能确定她被人带去哪里了。

    时间拖的越久,她被人欺负的可能就会越大……

    只要一想到这里,严舒瀚的神经立时又绷紧了,转身就朝着路的尽头走过去,径直的出了餐厅,站在停车场的位置,闭起眼睛回忆。

    蓦地想起什么,嚯的睁开眼睛。

    “我想起来了,我当时进入餐厅之前,隐约觉得有人在跟着我,就是这个位置!”

    严舒瀚的话落,尚凌司第一个反应过来,让身边的助手去调停车场的监控。

    将那个时段经过这个位置的车子,全都列了出来。

    “按照你说的那个时间,我将前后十分钟出现的车子,都去调查了,一有任何可疑的消息,会立即禀报。”

    尚凌司的话落,严舒瀚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丝松懈。

    那么多的车子,就算严家权势通天也需要时间。

    可他现在最不想听见的,就是等……

    多等一分钟,他都不敢想象茉茉会经历什么恐怖的事情……

    “砰——”严舒瀚扬手就朝着墙壁一拳砸了上去。

    茉茉身体不好,他不应该这么大意。

    就算将她带走的人没有欺负她,以她的身体情况,也扛不住药效发作……

    “你冷静一点,我听你妈妈提起过,你跟茉茉是双胞胎,你们之间不是有心电感应吗?茉茉现在怎么样,你能感觉到吗?”

    尚凌司走到他身边,伸手按住了严舒瀚的肩膀。

    瀚瀚跟茉茉同龄,可他的肩上扛了太多超出他这个年龄的东西。

    严承池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只知道跟夏长悦谈恋爱,瀚瀚已经能独立经营一个跨国集团,父母不在,还要照顾妹妹。

    尚凌司哪怕急得想要杀人,都没想过要责备他。

    “茉茉很平静,我感觉不到她的情绪起伏。”严舒瀚薄唇微启,眼神复杂。

    从小,他跟茉茉之间,就跟别的兄妹不一样。

    尤其捣蛋的时候,兄妹俩只要对视一眼,就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