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等替她将衣服穿上,白臣亚的身上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见床上的人儿乖乖的睡着了,他转身就进了浴室,冲冷水澡!

    浴室里的水声,持续的将近一个小时。

    白臣亚出来的时候,浑身都透着寒气。

    深灰色的睡袍,将他颀长的身影,勾勒的高贵圣洁。

    俊美的五官,在微光中,透着一丝刚毅,仿佛从战场上走出来的铁血将军。

    完美的下颚,紧抿的薄唇,每一处,都无可挑剔。

    踱步上前,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拧开盖子,一口气都喝光了。

    随手一扔,就将空瓶子准确的丢进了垃圾桶里,转身朝着卧室走过去。

    白臣亚一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以严舒茉的睡相,能不从床上滚下来就不错了,他已经不指望她还会乖乖的盖着被子。

    可等他进了卧室,看见居然睡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人儿,几乎似乎瞬间就拧起眉。

    瞥见她又变得红晕的小脸,神色变得凝重,手想也不想的朝着她的额头伸出去。

    掌心下滚烫的温度,如同岩浆般,灼着他的手。

    她发烧了……

    “嗯……”严舒茉像是难受极了,感觉到他手心的冰凉,本能的朝着他靠过去。

    抱住白臣亚的腰,就不肯撒手。

    白臣亚好不容易平静的情绪,瞬间又翻腾起来。

    看着怀里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停在撩拨他的女孩,白臣亚的眼眸很深很深,深得像是一个无底深渊,能将一切都吸纳进去……

    他缓缓的低下头,薄唇贴近她巴掌大的小脸,吐气如魅。

    “严舒茉,我会对你负责……”

    严家庄园里。

    沉重的气氛,一寸寸在蔓延。

    “少爷,已经找遍了,餐厅大堂的监控只看见大小姐是被一个男人扶住离开的,却只拍到了男人的背影。”

    金特助神情凝重的走进客厅。

    话音刚落下,严舒瀚就嚯的从沙发上站起身,伸手抓过外套,准备离开。

    “大少爷,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夫人刚刚来过电话,他们已经在回来的专机上,尚先生也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

    “茉茉是在我跟前弄丢的,我必须将她找回来!”严舒瀚甩开金特助的手,提步就往庄园外走。

    茉茉从小就古灵精怪,遇到危险都能想办法自救,他不担心。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

    她在他面前被人下了药,他居然没有察觉到,还让她被人带走了。

    要是茉茉出了什么意外,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严舒瀚刚走到门口,就遇上了匆匆赶来的尚凌司。

    “怎么回事?人好端端的,怎么不见了?你电话里说的不清不楚的。”尚凌司一身西装都没有穿好,像是接到电话,就匆忙的赶过来。

    察觉到严舒瀚身上的寒气,他的脸色一瞬间就沉了下来。

    “我不管发生了什么,你是茉茉的哥哥,又是知道所有事情经过的人,就算是关心则乱,你也要给我冷静下来,只有冷静,才能想到破绽!”

    尚凌司毕竟是严承池唯一承认过的对手,一句话,就切到了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