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他刚想起什么,眼角的余光瞥见严舒茉朝着电梯走过去,顾不上什么,快步追上前!

    抢在她走进电梯之前,跟着进了电梯。

    白臣亚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抬起葱白的手指,盯着电梯的楼层,半响,都没有按下去,嘴里还念念有词。

    “我们家什么时候有电梯了?回我家没有电梯的……”

    她还记得回家有没有电梯?

    看来还不是糊涂的很厉害。

    白臣亚刚要越过她按下电梯,就见严舒茉突然“啊”了一声,手指就准确的按下了他家的楼层。

    然后开心的笑出声。

    “我记得家在哪里了,我真聪明!”

    “……”一个把他家当成自己家的人,真的聪明吗?

    “叮!”电梯一到,不等白臣亚开口,严舒茉就自己下了电梯,走到他的公寓门口,低头开始在身上找钥匙。

    找了半天,都找不到,蓦地抬头看向他。

    “白臣亚,是不是你偷了我的钥匙?”

    “……”白臣亚眸光一眯,将自己口袋里的钥匙递给她。

    严舒茉一把接过钥匙开门,很自然的推开门,脱了鞋子,还穿上他的拖鞋,才啪嗒啪嗒的朝着客厅的沙发走过去,一下就扑进了他的沙发上,抓过抱枕蹭了蹭,舒服的躺着不动了……

    就在白臣亚以为她会这么乖乖睡一觉的时候,她突然又翻身坐了起来,开始扯自己的衣领。

    “我好热……”

    白臣亚子瞳一紧,转身就进了浴室,往浴缸里放冷水。

    旋即,走到冰箱前,将里面的冰块全都取了出来,倒到浴缸里。

    才将严舒茉抱进了浴室,将她连人带衣服都放了进去……

    “冷!”严舒茉一下就想要从浴缸里爬出来,白臣亚大手按着她的小脑袋,就将人重新按了回去……

    严舒茉冻得直哆嗦,双眼发红的瞪着他,委屈的开始瘪嘴,拼命的想要从冰水里爬起来。

    反复折腾了几次,她就浑身无力的靠在浴缸边上,戳着小人骂白臣亚。

    “你欺负我,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白臣亚见她脸上的绯红褪下去,脸色变得苍白,连忙将她从水里捞起来,扯过浴巾裹住她发抖的身体。

    将她抱进了房间。

    “严舒茉,醒醒,将身上的湿衣服换了。”白臣亚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可严舒茉早就累得睡沉了,根本不理他。

    要是真的让她这么睡一晚上,明天非要感冒不可。

    严重的话,她半夜就会开始发烧……

    白臣亚看着躺在他床上的人儿,眼眸一深,伸手就扯开了她身上的浴巾,去脱她的裙子。

    事急从权,他从来不是优柔寡断的人。

    更何况,这是他认定的女孩……

    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却是白臣亚这辈子经受过的,最严峻的考验。

    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

    她身上淡淡的馨香,就像是最烈的毒药,不断的刺激着他濒临崩溃的神经……

    白臣亚缓缓的闭上眼睛,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