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刚离开医院的时候,严舒茉都很乖,生怕白臣亚会将她带回医院。

    可扛不了多久,她就又开始伸手想要车白臣亚的领带。

    可她根本解不开,还差点用领带将白臣亚勒死……

    见他黑着脸,她弱弱的收回手,安分了不到了三秒钟,就开始扯自己的衣服领口。

    她今天身上穿的是一件连衣裙,刚过膝的束腰短裙,将她娇小的身子勾勒得非常迷人,珍珠圆领的设计,让她扯了半天,都扯不动,扯着扯着就急了,伸手就要去拉后面的拉链……

    “严舒茉,不许乱动,再忍一会儿,马上就到家了!”白臣亚瞥见她的动作,眸光一深,沉下声提醒。

    “难受……”严舒茉听见他的声音,咬住唇,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她胸口好闷,要喘不过气了……

    为什么不帮她脱衣服,还要骂她?

    都是坏人。

    方伟是坏人,他也是坏人。

    严舒茉压根不理他,白臣亚的话音刚落下,她又开始去扯自己的拉链。

    裙子的拉链一拉开,白皙的背就露了出来……

    白臣亚只是瞥了一眼,呼吸就变得紧窒,将车子往路边一停,重新替她将拉链拉好。

    将她按回车座上。

    “严舒茉,你要是不听话,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白臣亚低吼。

    他的自制力没有那么好,要是她在勾引他,他不一定能忍得住不碰她。

    “我乖。”严舒茉听见医院两个字,果然坐稳了。

    只是看向白臣亚的眼神,越发的幽怨了。

    白臣亚忍着心疼,将油门一踩到底,车子就如同离弦的箭矢,冲了出去,用最短的时间,回到了他的公寓。

    “到了,我带你回家。”白臣亚推开驾驶座的门,刚绕到她身边,想要抱她,严舒茉就伸手用力的将他推开了。

    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不回家,喝醉了回家,哥哥会骂的!”

    “……”

    “不止骂我,还会骂你!我哥哥很疼我的,不过对我身边的男生都很凶,他说那些男生都是坏人,想要骗我。”

    “……”

    “小白,你是好人,不能送我回家。”严舒茉自己从车子上爬了下来,摇摇晃晃的往前走,“我没有喝醉,我可以自己回家……”

    “……”白臣亚看着连方向都分不清,却嚷嚷着要自己回家的人儿,伸手按了按眉心。

    要是他有个这么笨的妹妹,恐怕也得像个保镖一样看着,免得一不小心就被人给拐走了!

    白臣亚提步上前,将她拎到自己身边。

    “严舒茉,我身手很好,你哥哥打不过我,我可以送你回家。”白臣亚说着,刚要拎着她进电梯,严舒茉就着急的挥开了他的手。

    往后退了好几步,一脸不信的看着他。

    “你胡说,你才没有我哥哥厉害,我哥哥跆拳道柔道自由搏击都拿了第一名,他是全世界最厉害的哥哥!”

    才不会有人打得过她哥哥……

    白臣亚:“……”

    s市有这么厉害的人吗?

    白臣亚的脑子里,蓦地闪过什么,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