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这么晚还吃这么多,她也不怕撑得睡不着?

    白臣亚不自觉的提醒。

    医生说过,她是早产儿,天生体虚,得好好养着。

    严舒茉委屈的嘟哝,鼓着腮帮子打下一行字发了过去,就将手机放到一边,开始的吃起面条。

    白臣亚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嘴角微微勾起。

    他甚至能想象得到,她在发这条短信时,小脸上的表情……

    白臣亚未雨绸缪的问道。

    如果她跟她哥哥关系很好,他是不是得找机会见见她哥哥?

    严舒茉毫不夸张的回复。

    在找到爸爸之前,小悦悦都照顾外公和另外一个外婆,都是哥哥在照顾她。

    她四岁之前,最爱的人是哥哥。

    不过后来有爸爸,爸爸给她买了好多的蛋糕,她最爱的人就变成爸爸了……

    两个人一问一答的聊着天。

    时间过得很快。

    等白臣亚意识到时间已经很晚,她该睡了,才依依不舍的发了“晚安”。

    不是这两字,而是一组拼音。

    wanan……

    也不知道迟钝的小狐狸,能不能看懂。

    白臣亚嘴角噙着宠溺的笑容,将手机放下,才重新拿起电脑,投入另一份工作。

    一忙,就忙到了天亮。

    临出门前,提前给蛋糕店打电话,订了一块草莓蛋糕。

    比投资部其他人都要早一步进入了办公室,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伸手打开电脑。

    手机的蓝牙刚接上,电话那头就有人开始汇报消息。

    “方伟最近的通话记录里,通话人数较多的除了一些不明的未登记电话号码之外,还有严氏集团的总裁,严舒瀚。”

    白臣亚薄唇一抿,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在对话框上输入了指令。

    “已经查过了,昨天傍晚他跟方伟通过电话之后,就在一家西餐厅订了位置,今天晚上,应该会跟方伟在新餐厅碰面,需要派人过去监视吗?”

    白臣亚敲下这一句话的同时,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他瞥见从外面走进来的严舒茉,修长的手指又飞快的打了一行字发出去,才将电脑关了。

    合上笔记本电脑的屏幕。

    “你怎么来的怎么早?”严舒茉打着秀气的呵欠,懒洋洋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刚蹭到自己的位置,就扭头看白臣亚。

    看他的样子,好像很早就来了。

    而且刚才的表情,好严肃……

    “昨天的工作没有做完,提前来处理。”白臣亚一早就想好了借口,下一秒,将一个小蛋糕盒放到了她面前。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给你带了早餐。”

    白臣亚黑眸幽幽的看着她,原本以为会看见她惊喜的样子,可等了半天,她都没有反应,他忍不住紧张起来。

    她不喜欢他买的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