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瀚的电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断了。

    尚凌司这才满意的将手机丢到茶几上,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端起酒杯的瞬间,严舒瀚说的话,莫名的又闪过他的脑海里……

    余心星是个倔脾气,他不能跟她硬碰硬,否则只会将她逼得更远。

    他得换个办法!

    尚凌司扭头在偌大的客房里扫了一眼,明明这里比主卧室小很多,可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却显得无比空洞。

    尚凌司只要一想到余心星离开之后,他一个人要天天面对这样的场景,就觉得一秒都待不下去!

    他嚯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手拿过外套,就往门外走。

    走了几步,想起什么,又折身走回了茶几前,将外套丢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饮尽,将杯子放下来。

    伸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将领带扯乱了,顺势松开几颗衬衫纽扣,露出结实的胸膛……

    将自己伪装成喝醉了的样子,才满意的出了房间,提步朝着主卧室走过去。

    凑到门边,听不见半点声音,他立时伸手拧开了房门。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一盏昏暗的夜行灯还亮着。

    尚凌司根本不需要看路,就悄无声息的走了进去,轻车熟路的朝着睡在床上的余心星靠近,翻身躺到床上,再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伸手将人卷进怀里。

    他强健的双臂抱着她,明明很纤细的一个人,抱起来也没几两肉,可他空荡荡的胸口,却像是瞬间就被什么给填满了。

    “尚凌司,你放开我……”余心星从梦中惊醒,几乎是一瞬间,就反应过来,抱着她的男人是谁。

    她挣扎了一下,可尚凌司死活的抱着不撒手。

    “尚凌司,你说过你睡客房。”

    “我要抱着你睡。”尚凌司想也不想的反驳。

    言下之意,他可以睡客房,但是要抱着她睡,她要是不在客房,他就要过来找她,不算言而无信。

    而且他身上的酒味这么明显,她不可能闻不到。

    他现在醉了,可以耍无赖……

    尚凌司眼底掠过一抹精锐的光芒,抱着她的手,越发收紧了。

    余心星,想这么轻易的摆脱他,没门!

    第二天一早醒来。

    宿醉的尚凌司按着有些发胀的脑袋,缓缓的从被窝里坐起来。

    扭头看向自己的身侧。

    原本应该睡在他身边的余心星却不见了影子……

    她去哪里了?

    该死,他居然都没有感觉到她下床了,都怪昨天担心她看出来,真的喝多了。

    尚凌司伸手掀开被子,刚要迈下床,就看见一抹倩丽的身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四目相对,两个人都微微一愣。

    余心星的脸色透着苍白,却比昨天看起来好了很多。

    尚凌司一想到她气色变好是因为可以离开他了,胸口就说不出的闷!

    “我昨天喝多了,我现在去客房。”尚凌司伸手抓起自己的衬衫,就往光洁的胸膛上套,转身准备出去。

    “不用了,这是你的房间,该走的人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