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尚凌司薄唇微启,如刀刻的脸庞上,神色平静。

    “……”

    余心星呆呆的看着他,像是在怀疑自己听错了。

    半响,都没有反应。

    “你睡这里,我去睡客房。”尚凌司没有让她吃惊太久,就松开她,从床边站起身,提步离开。

    余心星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

    他高大的身影,矜贵桀骜,十八年了,就算不看着他,她也能在自己的脑海里勾勒出他的样子。

    最终,他们还是只能分开……

    “余小姐,这次是你运气好,以你的身体情况,要是再慢上几分钟被人发现,保住性命恐怕都会成问题,尚先生收到消息,很着急的就赶回来了,他其实很在乎你。”

    医生站在一旁,忍不住的开口劝道。

    “……”

    她要的不是在乎。

    她要的,他从来都知道,只是一直不肯给。

    他只会强硬的将她禁锢在他身边,只要她流露出一点点要离开的意思,他就会让她连这幢别墅都出不去。

    余心星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上的伤痕,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

    她从小家境不好,就是在最艰难的时候,她都没有想过要死,可现在,她却是用自己的性命来威胁尚凌司。

    这样的自己,懦弱的让她害怕。

    她不知道继续留在这里,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谢谢。”余心星轻声的启唇,跟医生道过谢,就重新躺回了被窝里。

    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阖上眼,继续睡觉。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尚凌司的影子……

    卧室门口。

    尚凌司高大的身躯,斜倚在墙面上,微微仰着头。

    他的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凑到薄唇旁,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了白色的烟雾,缭绕在他妖魅的脸庞。

    他的脸上看不出表情,邪眸里,却印刻着深深的阴沉。

    看见医生从卧室里走出来,走到他面前。

    “尚先生,余小姐的情绪稳定下来,已经睡着了。”医生恭敬的回禀。

    “……”

    这么快就睡着了。

    她果然只是不想看见他,只要他出现,她就连睡着了,都会做噩梦是吗?

    尚凌司眸光一暗,敛起眸,“我进去看看她。”

    刚往房间里走了两步,尚凌司的脚步又停住了。

    想起她刚才的反应,薄唇抿出一抹森冷的弧度,又出了卧室。

    “让人守着她,有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我。”尚凌司说完,才提步朝着客房走过去。

    深夜。

    尚凌司一个人靠在沙发里,端着红酒杯,猩红的邪眸,盯着在微光中,透着血色的红酒……

    眼神有些迷离和空洞。

    手机上,突然响起一条短信的提示音。

    他伸手抓过手机,点开短信,才发现是严舒茉给他发来的。

    美丽叔叔,你是不是又生病不想让我知道,所以偷偷躲起来了?

    生病……

    尚凌司微微一怔,旋即,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

    生病的人不是他,是余心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