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刚抬起手,一阵钻心的疼痛就从手腕处传了过来。

    余心星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潜意识里,喊出了那个名字。

    “尚凌司……尚凌司……”她脆弱的声音,像是要紧紧的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想要求他放过她的家人。

    她好累,累得只想继续睡着。

    “余心星,睁开眼睛看我,有什么话,你当着我的面说!”尚凌司见她终于有了反应,伸手就掐住了她的人中,强硬的非要将她从昏迷中逼醒。

    医生已经说了,她没有生命危险,既然她因为不想见他所以不肯醒过来,那么能叫醒她的人,只有他!

    “你不是想要孩子,醒过来,我答应你,我们要一个孩子,你听见没有!”尚凌司将她牢牢的拥进怀里,强健的手臂,如钢铁般禁锢着她的身子,不让她后退半分。

    他一直知道她只是看着柔弱,骨子里是个倔脾气,却不知道她倔到为了离开他,会选择自杀。

    在公司里接到别墅电话的时候,他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等他回过神来,就像疯了一样往家里赶……

    他甚至不敢接电话,怕电话传来的,是噩耗。

    尚凌司五指收紧,手背泛起隐忍的青筋。

    狠狠的咬着牙,眼眸里全是不甘……

    她当年为了留在他身边,可以不计较流言蜚语,可以不在乎名分,只要他答应他身边除了她不会再有其他女人。

    可现在他依旧只有她,她却不要他了。

    只是因为孩子,她就准备放弃他了吗?

    “孩子……他不喜欢孩子……”余心星像是陷入了魔障,分不清眼前正在跟自己说话的人是谁,声音里的脆弱,透着一股悲凉。

    她很喜欢小孩子,他知道。

    可是她不知道,他也很喜欢孩子。

    否则不会认了严承池的女儿,这么多年都视茉茉如己出。

    他甚至曾经设想过,如果将来他有了自己的孩子的场景……

    她第一次怀孕的时候,他欣喜若狂。

    抱着她一口气跑了s市几家大医院,给她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就怕是弄错了。

    他当时拿着第一张宝宝的b超照片,看着照片上,只有核桃仁大小的阴影,听着医生给他解释,宝宝会怎么从小小的一点,慢慢长大……

    人生第一觉得,他离幸福那么近。

    “疼……”

    余心星张了张嘴,这一次,却是在呼痛。

    闻言,一旁的医生忍不住上前提醒。

    “尚先生,余小姐知道痛,证明她要苏醒了,你快将她放下来。”医生的话落,尚凌司才从回忆里惊醒过来,将她平放到床上。

    看着她颤抖的睫毛,像是在抖动翅膀的蝴蝶,缓缓的睁开。

    看见他的瞬间,他能清晰的看见,她瞳仁深处里,裂开了一抹抗拒。

    她不想见他……

    她现在满脑子,都只想离开他……

    就连他答应要一个孩子,也留不住她了。

    如果不是他用她的家人威胁,她恐怕根本不会睁开眼睛看他。

    “我答应你,等你身体恢复,我放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