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唰”炫目的跑车猛地停了下来。

    车门推开,尚凌司高大的身躯从车子里迈了出来,伸手摘下墨镜,就丢到了驾驶座里,用力的关上车门。

    “尚先生,你回来了……”管家恭敬的迎出来,尚凌司却径直的越过他身边,大步的往里走。

    薄唇抿着冷戾的弧度,眼神透着一丝愠怒,一路上,都没有人敢多嘴,脸上反而全是担忧。

    “砰!”尚凌司走到卧室门口,伸手推开房门。

    他站在门口,没有马上进去,刚毅的脸庞上,覆盖着无法言喻的复杂光色。

    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良久,才提步进了卧室。

    房间里,透着一股死寂般的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偌大的欧式大床上,余心星安静的睡着,脸色苍白如纸,几近透明的颜色,像是随时会消失一样,格外的骇人。

    她单薄的身子,盖着被子,一直手臂却露在外面。

    靠近手掌的位置,一道鲜红的血痕横过了她整个手腕,缠着厚厚的纱布,都止不住血色的蔓延……

    “尚先生放心,别墅的佣人发现的早,血很快就止住了,余小姐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求生意志比较薄弱,加上她这段时间身体本来就不舒服,就怕……”

    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尚凌司已经一把将人揪到自己面前,咬牙切齿。

    “她要是有什么事,我就让你陪葬!”

    “是是,属下会尽力医治,可心病还须心药医,否则就算余小姐吊着一口气,只怕也不会太好。”医生一脸为难的道。

    “……”

    心病,她的心病还能有什么?

    不就是一个孩子。

    尚凌司眸光变得阴鸷,走上前,就将被子掀开,伸手将躺在床上的余心星给拉了起来。

    用力的将她摇醒。

    “尚先生,余小姐的身体还很虚弱……”医生劝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尚凌司狠狠瞪了一眼。

    他的女人,不会这么容易死。

    要是她真的死了,他赔命给她!

    尚凌司狠狠的咬牙,更加用力的摇着她的肩膀。

    “余心星,你就这点出息?不是恨我吗?我都还没有死,你就要认输了?”

    “……”

    “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死了就可以摆脱我,就算是化成灰,你的骨灰我也会烧成戒指,挂在身上,让你永生永世都跟我形影不离!”

    “……”

    “还有你的家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你很清楚我的能力,只要我一句话,在市,他们就会生不如死,你等着,我会慢慢的折磨他们,将他们一个个都送到地狱给你陪葬!”

    尚凌司像是疯了一样,看着一点反应都没有的人,抓着她肩膀的手,越来越重。

    她就这么想摆脱他,想到宁可去死吗?

    余心星,你休想!

    “咳咳,尚凌司……不要伤害我……爸妈……”余心星蓦地呓语。

    她浑身都在疼。

    疼的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恍惚间,只听见一道声音,不停地在她的耳边吼,像是要将她的耳膜吼破。

    她伸手努力的想要抓住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