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见严舒瀚不吭声,又淳淳的叮嘱了几句。

    聊了好一会儿,眼看严承池快要洗完澡了,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哥哥,你刚才也听见了,妈妈让我多交朋友,我已经长大了,是有权的,我可以不跟你汇报了。”严舒茉底气十足的说道。

    爸爸的话可以不听,可是要听妈妈的话。

    这是严舒瀚一直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严舒茉像是拿到了免死金牌,娇小的身子一转,就开心的朝着楼上跑。

    投资部里。

    松散了几天的部门,气氛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严舒茉踩着点打卡进来,迎面就对上了周围同事的打量,微微一怔。

    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她记得自己睡醒洗脸了,怎么大家看她的眼神这么奇怪?

    上次大家这么看她的时候,是有人被开除了……

    难不成今天又……

    “严舒茉,上班时间到了,你还站在外面做什么?不用干活了吗?”办公室里,王特助怒吼的声音,清晰的传出来。

    严舒茉扭头一看,就见王特助正站在门口,他的身边,还站着消失了好几天的方伟!

    他脸上的伤好了?

    居然这么快就回公司了……

    “方部长,你回来了。”严舒茉在心里低咒了一声倒霉,就乖乖的朝着办公室走过去,被王特助临近了办公室,才关上门。

    “严舒茉,不要以为方部长这几天不在,你做的好事就没有人知道,我已经将你得罪总裁,上班时间偷懒的事情都已经告诉部长了。”

    王特助站在方伟身边,双手抱肩,一脸嘚瑟的开口。

    一个得罪总裁的新人,实习期一过,肯定会被开除。

    尤其严舒茉之前还得罪过方伟,新仇加旧恨,方伟绝对不会放过她……

    “我没有得罪总裁,总裁已经原谅我了。”严舒茉眉心一蹙,替自己解释。

    她哥哥才不会生她的气。

    “你说原谅就原谅了?当我们都是三岁的孩子?”王特助冷笑。

    原本以为方伟听见他的话,会动怒,可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身边的人开口,王特助心里也禁不住没了底气,扭头看向方伟。

    “方部长……”

    “……”方伟猛地回过神,敛起眸。

    几天不见,严舒茉出落的越发水灵了。

    花季的少女,浑身都透着清纯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在她身上驰骋。

    可让他晃神的原因,却是因为她的身影,有几分像在高尔夫球场里偷听他说话的那个人……

    可看她的样子,又不像。

    一个实习员工,身上的衣服也看不出牌子,怎么可能进得了那种高级高尔夫山庄。

    看她笨头笨脑的样子,也不可能避的过山庄里这么多的保镖……

    想起几天前的事情,方伟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都怪那两个小毛贼,害他得罪了尚凌司。

    他的脸现在想起来还有点疼……

    被他抓到那两个人,一定要将他们拆骨剥皮!

    “白臣亚呢?”方伟眸光微闪,蓦地问道。

    “回部长,白臣亚被总裁破例结束实习期,转为正式员工了,我给他安排了别的任务。”王特助忙不迭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