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见他终于恢复神智,嘴角缓缓的勾起笑,看着他的眼神,透着解脱。

    一字一顿。

    “我知道……你是故意给我新闻……我还你了……”

    尚凌司当时震惊的像是胸口被人揍了一拳!

    他无聊时的游戏,一直被她当作恩情惦记着,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蠢的女人。

    蠢得让人内疚……

    尚凌司当时就像是疯了一样,看着在他怀里晕过去的女人,抱着她就朝着医院跑,揪着医生的衣领,让医生一定要将她救活。

    那一次,她在病床上躺了三个月,才捡回了一条命。

    后来,他所有的新闻,只有她能报道。

    再后来,她喝醉了,他要了她,将她顺理成章的留在他身边……

    直到今天,余心星还以为,他们第一次在一起的那一晚,只是意外,从来没有怀疑过,是他在她的酒里下了药,强要了她。

    她说过,他不懂她。

    可她也从来没有真正懂过他,否则她就该知道,他是个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男人。

    只要他不肯放手,她这辈子都别想从他身边逃开!

    是她先来招惹他的,她就要负责到底……

    尚凌司伸手拿过手机,短信箱里,还躺着严舒茉刚才给他发的消息。

    小丫头难得来看他,没找到人,正不高兴的抱怨。

    尚凌司邪眸微微一眯,才编辑了信息回复,让她明天再来。

    将他的小公主哄高兴了,手机就丢到了一旁的桌子上,指骨分明的手指,穿过余心星的长发,将她的发丝缠绕在他的指尖。

    “放开我……”余心星像是在做梦,眉心紧紧的皱着,突然呓语。

    旋即,双手用力的攥住被子,脸色有些难看。

    她在做噩梦。

    梦里还想着将他推开?

    尚凌司眼神一冷,反而将她抱得更紧,恨不得将她勒进自己的身体里。

    -

    严舒茉在尚家别墅扑了个空,回到严家庄园的时候,就瞥见严舒瀚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她。

    “哥哥……”

    “还记得我是你哥哥,我怎么觉得我好像很多天都没有见到你了。”严舒瀚薄唇微启,修长的双腿矜贵的交叠在一起。

    目光微愠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自从她进了投资部,他好像都不知道她最近在做什么了,一天到晚都忙的不见人,就连周末都在往外跑。

    “我昨天才见过哥哥,哪有很久,哥你最近要管理集团太累了,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回房。”严舒茉嘟哝了一声,就准备溜。

    严舒瀚一早就料到了她的反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提步走到她面前,将她拎到自己身边。

    “爸爸妈妈不在家,长兄为父,你别想糊弄我,说吧,你最近一下班就不见人,是去干什么去了?”

    “……”

    严舒茉晶莹的大眼睛一眯,心虚的咬住唇。

    要是让哥哥知道她最近一直跟白臣亚在一起,白臣亚一定会倒霉的,可是不说,要怎么糊弄过去?

    “铃铃——”

    就在严舒茉纠结的时候,客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