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他回过头,再看向余心星苍白的脸庞。

    抱着她的手,无声的收紧。

    第一眼看见这个女人,他并不觉得心动,只是她就像是有毒,看着柔弱,骨子里却带着让人想要征服的倔强。

    一个刚入行的小记者,居然敢一次次的跟踪他、围堵他,想要从他身上拿到第一手资料。

    为了跟踪他,甚至不惜扮成服务员、夜总会的小姐……

    她以为自己装的很好,可他向来对人的脸过目不忘,她第一次出席在教堂里采访新闻问他要照片的时候,他就记住她了。

    后来她出现的每一次,他都认出了她的身份。

    那段时间,严承池跟夏长悦的婚礼刚结束,他虽然有了茉茉这个干女儿,放下了对严承池的芥蒂,人却有些无聊,才会假装没有认出她,看着她一次次的跟在他屁股后面,用各种各样的身份偷拍他……

    她却不知道,以他的敏锐度和在商场上的冷戾,即使被人偷拍,没有他的允许,报社也绝不敢登出来。

    可唯独她拿到的照片,能一次次的出现在报纸上……

    尚凌司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她变得特别。

    或许是看着她明明害怕,却强迫自己不停跟着他追新闻的样子……

    她骨子里的倔强,一点点的吸引着他,让他闲暇时就会故意放出风声,引她出现在他面前。

    他原本以为,她只是一只胆小的兔子,直到那次意外——

    尚凌司的眸光暗了暗。

    尚家是几大家族里,做事最狠戾和冷血无情的家族。

    有这个名号的原因,就是因为他。

    在他的世界里,并没有知恩图报,只有有仇报仇。

    他只遵守自己愿意遵守的规矩,随性而为……

    自然,他的仇家也特别多。

    想要他命的人,可以排成一条长龙,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

    直到那天,他被追杀的时候,无意间躲到了一间密室里……

    他有幽闭恐惧症。

    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他贴身的助手,还有意外发现的夏长悦,就再也没有人知道。

    当他发现自己走错地方的时候,门已经关上了。

    他在四面都出不去的密室里,周围黑暗的环境,让他就像一头濒临崩溃的野兽,见人就会攻击。

    余心星就是在那个时候,跟着他进入密室的。

    她在追他的新闻,无意间碰见他被追杀,原本胆小的女人,却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一直跟在他后面,看见他躲进了密室,就一直蹲在外面等。

    一直等到追杀他的人都离开了,还不见他出来,才壮着胆子进了密室找他。

    当时的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看见她的时候,毫不留情的准备掐死她,可她没有跑,反而紧紧的抱着他,让他醒醒……

    他失控的时候,除非看见光,否则听不见周围的声音,可奇怪的是,那天他却听见了她说的话……

    她说的每一句安慰,每一句鼓励,他都听见了。

    等他的保镖找到他时,余心星已经被他揍得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挂在他身上,只剩下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