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她咬了咬唇,低头看着眼前空荡荡的行李箱,突然就笑了。

    这样也好。

    她什么都不用带走,只要自己离开这里就足够了……

    余心星的目光,落到床头两人的合照上,手心紧了紧,走上前,将相框拿起来,转身就准备离开。

    如果这里还有什么让她想要带走的东西,那应该就只有这张能证明她存在的照片了……

    “砰——”余心星刚拉开房门,迎头就撞上了男人结实的胸膛。

    尚凌司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外,冷戾的邪眸,扫过两人的卧室,目光落到丢在衣柜前的行李箱上,旋即,瞥见了她手里的相框。

    他子瞳紧了紧。

    伸手就将她抱在怀里的相框抢了出来。

    “尚凌司,你干什么,你把我的照片还我!”余心星一见照片被抢了,立时着急的想要抢回来。

    “你的?余心星,这照片里也有我,你凭什么说是你的?”尚凌司举高了相框,看着余心星踮起了脚尖也够不到,居高临下的睨着她。

    既然她什么都可以不要,连他都可以丢了,还在乎一张照片干什么?

    尚凌司的脸色阴沉,眼里有着被抛弃的愤怒。

    语气变得讥讽。

    闻言,余心星的目光变得暗淡。

    只是一张照片而已,他一定要跟她抢吗?

    余心星定定的看着他,眼睛里有着委屈。

    十八年了,从她第一次遇见他,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

    在她的心里,他一直都是当初那个不可一世,意气风发的样子。

    可她却被这十八年折磨的像是只剩下一个躯壳……

    她想要的,永远没有得到……

    “既然你要,就给你吧,我什么都不要了。”余心星筋疲力尽的启唇,话落,全身像是被抽干了精血,越过他高大的身躯,就准备离开。

    下一秒,就见尚凌司转过身,将她扛了起来。

    “尚凌司,你放我下来……啊!”余心星刚开口,整个人就被丢到床上,尚凌司根本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就将房门上了锁,将她牢牢的锁在自己的怀里。

    “走?你想去哪里?除了我身边,你哪里都不许去!”尚凌司低头堵住了她的唇,用力的撕开了她的衣服,就开始攻城略地。

    余心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是拼命挣扎,最后也只有一个下场……

    “尚凌司,我恨你……我恨你……”

    等尚凌司餍足,他怀里的余心星已经疲惫的昏睡了过去。

    他缓缓的躺到她身侧,伸手将她布满痕迹的身子拥进怀里。

    听见她不舒服的呓语,眸光闪了闪,替她清理干净了伸手的痕迹,才重新让她枕着他的胸口入睡。

    夜渐渐的深了。

    尚凌司却一直没有睡意,伸手从床头抽出了一根烟点燃。

    淡淡的青烟缭绕在他如雕刻的脸庞周围,模糊了他的五官,只觉得越发魔魅……

    他的耳边,一直回响着她曾经问他的话。

    “尚凌司,我们要一个孩子好不好?”

    孩子……

    他们不是没有过……

    像是陷入了回忆里,尚凌司的表情渐渐变得凝固,烟烫到手指,才猛地让他回过神。

    将烟蒂捻熄在烟灰缸里。